第十六章 临阵脱逃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宝田摸摸鼻子,“公子的意思是,闫老爷找和尚们过来,表面上是为了给翠筠姑娘超度,实则是为了另一桩更重要的事情。”
    赵子迈一笑,“所以只要找到闫伯父和方丈,我们应该就能找到闫家藏着的秘密了。”
    ***
    甬道纵横交错,房屋高低错落,如大河的支流,又像参天古木的枝杈。厅堂、正房、侧厢、阁楼、私塾、祠庙、灶房,主人的院子、总管和大丫鬟的房舍、粗使丫鬟、小厮、轿夫、厨子的住所、总管的丫鬟的住所、丫鬟的丫鬟的房舍......
    赵子迈只知道闫家大,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大。难怪连见惯了世面的宝田都感叹:这样大的宅子,要是放到京城,不知要值多少银子。
    “看来只能分头找了,否则找到天黑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呢。”看着前方密密匝匝的屋檐,赵子迈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完,见宝田想反驳自己,便一扬手捂住他的嘴巴,“放心,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的,况且现在青天白日的,还能出什么事不成?你腿脚利落,从外圈开始找,我就从这里开始,一个时辰后我们在私塾门前会和。”
    说完,他便不管宝田,自顾自顺着甬道朝前跑去。
    天色阴沉,偶有鸽群盘桓,给这座深宅大院带来一两点生气。
    耳边铙锣和诵经声越来越小,赵子迈便知道自己已经远离了正厅,远离了人群,除了偶尔能遇到三五个仆人冲他躬身行礼,基本没有他人。
    他一间间院落地找过去,心里庆幸大多数院子都没有人,使他不必被别人当成居心不轨的贼人。可另一方面,在找了半个多时辰后,他心里的希望却在一点点的消失,因为不管是闫白霖还是和尚,他都未曾看到。
    心里一急,脚下的步子便加快了,在一间似乎是藏书阁的地方快速扫了一眼后,他迅速走出院门,身子朝左边一闪,拐进了另外一条甬道。
    这条巷子和前面他经过的那些巷子有些不同,两旁的院子小了一些,里面支了许多竹竿,上面晾晒着各色衣裤、床单铺盖,色彩鲜艳,一看就是女人用的。窗台上面摆着花盆,里面栽种的也是凤仙、杜鹃这种色彩浓艳的花,虽有些俗气,但也给周围的白墙青瓦增添了几分烟火气。
    “这里女人多,应该是丫鬟们住的地方了。”赵子迈正思量着要不要回避,脚步却一下子滞住了,像粘在地上一般,一动都动弹不得。
    宅子上方掀起一阵风,将那些衣裤和床单吹得飘摆起来,红黄蓝绿交叠在一起,艳丽得有些炫目。
    可是,就在这片斑斓的色彩后,出现了一张惨白的人脸。
    虽然只在她死后见过她一面,虽然那时她已经失去了那对漂亮的眼珠子,可赵子迈还是认出了她。
    耳边却吹过一阵轻飘飘的风,轻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呜......呜......”
    风声缠绕在他得耳旁,久久不愿离去,赵仔迈甚至能感觉到它尖锐的嘶鸣刺痛了自己的耳膜,将他的脑袋震得嗡嗡直响。
    “翠筠姑娘,你我虽然并不相识,但若你有什么未达成的心愿,倒是可以告诉我。”虽然后心处的那一点寒凉顺着经脉传遍全身,但赵子迈还是尽量使自己镇定下来,冲那张已经消失在被单后面的人脸说道。
    “呜......呜......”它还没有走,攀附在他的耳边,似是想对他倾诉些什么。与此同时,赵子迈忽觉手心一凉,低头看时,只见一只乌青的手攀住他的指头,五根手指插进他的指缝中,将他死死拽住。
    “呜......呜......”风声渐渐化成了一声声哭诉,悲怆、凄凉、森寒,仿佛由千万颗水珠凝成的雾气,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你想说什么?难道你想告诉我邪祟的寄主是谁?”
    到了这一刻,他还未觉察出自己已经身处险境,直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着他的头皮缓缓滑下,落地之后又软软靠在他的身上,发出一串“咯咯咯”的笑声。
    伴随着这阵笑声,赵子迈发现自己的身子冻住了,紧攥着他的那只手仿佛一把锁,锁住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连他的喉咙都被锁上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能看到那些还在飘荡的衣裤和被衾,也能看到院中那棵大榕树,它锈褐色的气根被风裹挟着猛烈摆动,抽在在树干上,如冷酷的皮鞭。
    可是纵然他能看到感知到周边的一切,却仍然觉得自己和它们处在两个世界。他被孤立了,仿佛被锁在一面镜子里,只能远远观摩真实的世界,却无法靠近。
    不知为何,赵仔迈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这种状态也许会一直持续下去,直至死亡,都不会被他人察觉。
    “你说咱们要走,闫公子就爽快答应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从甬道那端传来,赵子迈认出了这声音,不禁心头一喜。可大喜过后,却更感绝望,因为他现在根本连一声呼救都发不出,所以就算有人路过,又怎么样呢。
    “他不仅答应了,还对我千恩万谢了一番,这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午,你说咱俩这样,算不算见死不救?”穆瘸子的声音紧跟其后。
    “见死不救?有能力相救而不救才叫见死不救,咱们这样的,顶多算是临阵脱逃。”穆小午的声音稍稍压低了一点,“昨晚你又不是没见到那东西,它应该被困了百余年了,怨气深重,根本不是你我能应付得了的。它从我身边擦了一下,就划拉出那么长一道口子来。”
    “可你晕倒不是装的吗?”
    “不装一下,也博取不了闫公子的同情不是。不说这个了,按我的想法,咱们出了门,先在漳台歇歇脚,接下来就朝南走,去吃那广东的杏花鹅,然后再北上。太湖边上的青虾卷、开封的羊舌签,这些我都只听人说过,还从未尝过。对了,还有荆沙竹节鳝鱼,先将鳝鱼切段,稍腌渍拍薄粉挂脆浆糊后,用油炸焦。其外酥脆、内软嫩,鲜香醇厚,美味极了......”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