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廖采臣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宝田强忍着笑,“长相......那是一点也不像的,不过胡诌瞎掰的本事倒是青出于蓝。前辈,前几日穆姑娘说你们要到青州找个朋友,办些急事,现在青州马上就到了,请问您那位朋友可在此地等候啊?”
    拜访故友是真,有急事却是假,于是穆瘸子砸吧了下嘴唇,挺胸抬头道,“我那位老朋友叫,他说是青州城德明戏班的班主,难道还有假不成?想当年,他儿子无故失踪,尸首还是我给找到的,所以自此大家结了缘。”
    宝田来了兴致,“您怎么找到的?说来听听。”
    穆瘸子眼珠子骨碌一转,“几年前他儿子莫名失踪了,找了半月都没找到人。怪的是,这余春华和他老伴却每天都能梦到那他儿子来托梦,说什么冷啊水啊什么的,所以老两口一合计,就推测儿子或许是遭遇了不测。当时,我正好在青州,于是两人找到了我来给那年轻后生招魂。”说到这里,穆瘸子神神秘秘一笑,冲宝田道,“你猜结果如何?”
    宝田斜他一眼,平铺直叙道,“余春华的儿子失足落水,不幸遇难,后来经您用铜针绣魂,才在某个偏僻的沟渠中发现了他的尸身。”
    穆瘸子讶异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宝田“嘁”了一声,“这种事志怪小说里比比皆是,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还用得着从别处听来?”
    “弄了半天,你以为我在编故事诓你啊。”穆瘸子神色有些不悦,又去闷闷地啃那条鱼。
    宝田于是陪着笑脸凑过来,“哪敢,您老说的我全信。不过一会儿进了青州城,您是要和我们一起住客栈,还是要找您那位多年不见的故交呢?”
    听他这么说,穆瘸子眼睛一亮,高声道,“许久不见,我自是要找他叙旧的,而且余春华也是好酒之人,家里藏了不少好酒,这次我定要喝他个够......”
    话没说完,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冷嗤,桑发话了,“要去你去,我可不要和那帮人住在一起,吵。”
    ***
    “恨相见得迟,怨归去得疾。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倩疏林挂住斜晖。马儿迍迍的行,车儿快快的随,却告了相思回避,破题儿又早别离。听得道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此恨谁知?”
    悠长婉转的一句拖音后,廖采臣一甩水袖,侧过半张脸,挑得尖尖的眼尾朝席上一扫,眼波流动间,已引来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呼。
    “好。”
    有一束目光火辣辣的,和他四目交接之时,仿佛溅起了一片火星。廖采臣习以为常:这些喝醉了酒的男人,看到什么都能浮想联翩,即便自己是个穿着戏服的男人,他们也不会放过。
    “呸。”他在心里愤愤啐了一口,“不去青楼找女人,找到爷身上来了。”
    他今天本就心情不好,心中很是闷闷的,以至于转过身谢幕时,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被站在戏台旁的班主余春华尽收眼底。所以一下台,他就被班主拉到一边,余春华虽然没有责备他,语气中却也有埋怨之意。
    “你今天白天到哪里去了,不和大家伙儿一起练功,在台上时气色看起来也很不好。”
    廖采臣走到梳妆台旁边坐下,看向镜中自己那张描眉画眼的脸:丹凤眼、樱桃口、柳叶眉,他是生得秀气了些,怪不得刚才台下那男人要用那种目光盯着自己。
    他耸肩一笑,冲余春华道,“脸都涂成这样了,还能看出气色不好呢?您老人家的眼睛看来是不花了。”
    余春华被他顶撞,倒也不恼,只拉了张凳子在他旁边坐下,将声音放低了一点,以防其他人听去了,“你去赌钱了是不是?一天到晚见不着人影,功也不好好练。”
    廖采臣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伸手就揪住正端着茶盘子往前面跑的小伙计双瑞,恨恨道,“是你说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是个嘴上没把门的。”
    双瑞嘴巴一撇,泪珠就要滚下来了,好在余春华拉住廖采臣的手,在一旁劝解道,“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你要么不回来,回来就唉声叹气的,不是赌钱赌输了又是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就让双瑞去了,廖采臣这才叹了口气,冲余春华道,“也不知怎么地,刚开始手气旺得不得了,这几天却忽然急转直下,就没有赢过一局。这倒也罢了,宋环还欠着我几吊钱,现在人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怎么都找不着。”
    “宋环?妹子刚出嫁的那个宋环?他不是拿了一大笔礼金,怎么又落到向人借钱的地步了?”余春华不解道。
    廖采臣将两条腿朝梳妆台上一翘,交叠起来,“他妹子的彩礼基本上都被他用来还债了,剩下的也被他输光了,哪里还有钱。”
    他说着就拿起一块湿手帕,准备把脸上浓墨重彩的戏妆卸掉,就在这时,双瑞又从外面到后台来了,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冲廖采臣讪讪道,“廖爷,门口有人找。”
    “找我?”廖采臣将脚从桌上放下,起身就朝门外走。走出院门时,他看到外面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老一点的正在迎面冲他走来,花白的胡子翘得老高,剩下的几个没看清长相的却骑着马离开了,看来并非是找他的人。
    廖采臣站在门口张望:这么晚了,谁会来找他呢?难道是宋环?他听家人说自己寻上门了,便过来了?
    转念一想,宋环绝非这种人,找他追债都追不来,他又怎会自己上门?
    正想着,衣角忽然被一只手拽住,“有人让我把这锭银子给你。”
    下方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廖采臣低头,发现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眼睛亮亮的,好像天上的寒星,说出的话却有板有眼,显然是有人教导。
    “那位公子说,他很喜欢听姑娘你唱戏。所以请你后日晚上到西郊玉河对面的丘宅去唱一出《西厢记》,他准时候着你,望你能如期而至,不见不散。”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