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鬼影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呱。”
    又是一声尖利的鸦叫,这次声音是贴着窗口过去的,陈穗甚至隔窗看见了那个朦胧的漆黑的影子,像团鬼影......
    她“唰”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朝两边看了看后,颤声道,“有人吗......有......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她,她微微有些发抖的声音在偌大的院落中回荡了几圈后,也逐渐离她远去了。现在,阳光已经完全从丘宅中撤去,留下来的,只是仿佛用浓墨描绘出来的房屋和花木的暗影,高低错落、影影绰绰。
    这宅子不对劲。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一个人影也飘飘然落进了她的脑海中:那个轿子中的女人,反复吟诵着一句她听不大懂的戏文。
    “不恋豪杰,不羡骄奢,自愿地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不恋豪杰,不羡骄奢,自愿地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不恋豪杰,不羡骄奢,自愿地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现在,那声音好像放大了一些,不是在她脑中,而是真实地出现在这片宅子里了。
    陈穗倒抽一口凉气,猛地一下回过神来:她听到了,听到了这个声音,它似乎在院墙外,又好像就在她的头顶,飘飘悠悠、时大时小,像一只忽高忽低的风筝。不过,风筝的线就是这间宅院,它飞不走的,永远也飞不走的。
    陈穗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晃了晃头,把这个疯狂的念头逼了出去。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就连宋环也顾及不了了,她必须先逃离这座院子,再晚一步,她怕自己就要像这盘旋在头顶的歌声一样,永生永世都走不出去了。
    陈穗快步走出屋门,绕过影壁,朝院外走去。可只将将走出了几步,她却忽觉身前不远处多了数道细长的竹影,修长挺拔、轻盈细巧。一开始只是几根,不多一会儿,竟然连成一片,竹影丛生,层层叠叠,仿若一道黑色的屏障。
    地上怎么凭空长出了这么大一片竹林?陈穗想不明白,可是这间宅院、这宅院的主人有太多让她想不明白的地方了,包括现在不知从何处流动过来的,一淙淙厚重的雾气。
    白雾在林间流转,擦过竹节和地上新冒出来的笋子,像一条条粗长的蛇。陈穗觉得那些雾气好像有生命似的,她想,或许雾气里面裹挟着许多冤魂吧,他们走不出去,就被困在了这里,凝结成一团团厚重的雾气......
    那么宋环和小瑶也在这里面吗?
    陈穗被自己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走,因为院门就在这片林子后面,这林子是她逃生的必经之路。
    她跨了进去,雾气沾到衣衫的那一刻,她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凉意,顺着皮肤钻进去,将她的五脏六腑浸润得冰凉。
    陈穗使劲吞了口唾沫,手指探上自己微微凸起的肚皮,仿佛里面那个尚未成型的孩子能带给她一丝温暖一般。
    “不怕,娘护着你,咱们一定能走出去。”
    她将双手伸向前面,像个瞎子似的摸索着朝竹林里走,刚走出几步,脚却被一颗刚冒出来的嫩笋绊了一下,她整个人朝前扑去,撞在一株修长的竹子上。
    额头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皮肤似乎被凸起的竹节擦破了,她微喘了几口气,用袖子随便蹭了一下前额,就想绕过竹子继续朝前走。可是步子尚未迈出去,忽然瞅见不远处的一根竹子后面站着个人,身形她很熟悉。
    “相公。”陈穗认出那人是宋环,不禁又惊又喜,抬步就朝前跑去。
    可是跑出几步后,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宋环明明没有动,她却和他一直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她似乎永远也无法靠近他,虽然他近在咫尺。
    想到这一宗,她觉得脖子后的汗毛忽然乍开了,陈穗停下脚步,又一次朝宋环望去,这才发现宋环的五官模糊不清,脸上似乎也笼罩着一层薄雾。而且他的身体比平时高出了一截,还在轻轻的晃荡着,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散。
    “相公。”
    陈穗的声音里掺杂着哭音,她没有再朝他的方向走,因为她知道,宋环已经死了。
    “不要走这里......从......从院子的后门走......”
    就在陈穗悲痛万分不知所措之时,宋环却说话了,他说得很费劲,脖子努力超前伸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字从嗓子里挤出来。
    “从后门走......不要......不要走这里......”他又说了一遍。
    陈穗不需要他再多做提醒了,她转身朝竹林外面跑去,脚踩在泥泞的湿土上,差点滑到,不过终于还是稳住了身子,绕过几根竹子后,跑到了影壁下方。
    “相公。”
    在即将掠过影壁的时候,她回头朝竹林中最后看了一眼:宋环还在那根竹子后面,身体看上去越来越轻,从头到脚都浮起来飘在地面上,到最后,衣衫连带着他的身体竟一丝丝地溶进了白色的雾气中,流散到了林间。
    陈穗用力擦掉脸上横流的泪水,旋身跑进了正厅,从正厅的后门出来后,她沿着甬道朝丘宅的后门跑去。
    甬道两边是东西二院,陈穗知道,这两间分别住着丘然夫妇和丘家老两口。现在,两所院落的大门都敞开着,看过去,像是两只张开的乌漆漆的大嘴,似乎要将她一口吞下。
    陈穗看着这两座院门,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心仿佛要飞起来一般在胸膛里乱撞。她紧盯着院门,心里不断催促着自己快点跑过去,可是偏偏这么不凑巧,恰好在经过院门的时候,她的鞋子卡在了砖缝中,努力试了几次,都没能将它拔出来。
    陈穗急出了一头汗,蹲下身用手抓住鞋帮使劲朝外一扯,终于将鞋子拽了出来,可就在她稍微松了口气时,却瞥见两侧的院子中出现了几个人影,正飘飘晃晃地朝她的方向走来。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