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分道扬镳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那倒真没有,”穆瘸子眼珠子滴溜一转,心中已明白穆小午的意思,于是道,“都听你的,反正京城我也去过了,皇城根下,做点什么都得受束缚,我还不想去呢。辞了他们,咱们爷孙两个自由自在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穆小午冲他露出赞许的笑容,然后推开门走到院子里。赵子迈和宝田还未离开,一高一矮两道人影被月光拉得细长。她有些恍惚,遥记得初见时他们也是沐浴着夜色来的,那时她只觉得赵子迈身份贵不可言,却没想到她竟与他共历生死,成为了莫逆之交。
    可是她与他,始终是两条流向不同的河,在短暂地交汇后,还是将流往不同的地方。
    “公子,”穆小午叫住赵子迈,嘴角提起一抹笑意,“公子,我们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去太康,时间紧,就不专程去道别了。”
    赵子迈滞住,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才道,“小午,你不去京城了吗?你不想知道桑的来历了吗?”
    穆小午晃了晃手腕上的念珠,珠子于是在月光的映射下闪动出温润的光,“知不知道又如何呢,反正它都出不来了。”
    “可是......”赵子迈震惊不已,可是心头反复辗转,却不知该说出什么话来挽留。
    “山高水长,终须一别,公子,以后有生意,记得介绍给我们,你出手大方,我们做十桩生意都比不上你这一桩。”穆小午见他面色仓皇,忽然有些难过。不过,她还是强自镇定下来,冲他笑着摆手道,“快走吧,天色晚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寻人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goodbye?”
    说着,她就转身,蹦蹦跳跳走进了屋子。她的声音在尚未消散的雨气中回荡,给这片暗灰的天地增添了一抹亮色。赵仔迈愣了一会儿,忽然摇着头咧嘴笑,“给你介绍生意,我连你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帮你介绍生意?”
    如此立在原地痴楞了半晌,他终于调转身子朝院外走走,走到院门口,又定住不动,兀自摆了摆手,轻声道,“穆小午,goodbye。”
    ***
    月光如华,如水银一般倾泻下来,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银光。马车在被月光浸染的长街上飞驰,就像岁月不停歇的脚步。车厢内,赵子迈盯着自己的双膝,咳嗽了两声后,打开窗帘,望向外面寂静的长街。
    “公子从上车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是不是......”宝田看了他一眼,吞吞吐吐说出前半句话,后半句却被他吞回肚中。
    “岁月悠悠,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人生本质上就是寂寞的,”他自嘲似的笑笑,又接了一句,“所以还是早些习惯的好。”
    宝田听不懂,但却能看出赵子迈今晚很不寻常,刚清了清嗓子想安慰一二,却看到不远处的客栈门口站着一个人,于是他“咦”了一声,高声喊道,“艾米。”
    ***
    “迈克,你是不是在怪我?”艾米搓着杯沿,不敢看赵子迈的脸。
    “那个姐姐是好人,而且她救了你......”
    “我知道,要不这样迈克,我去找她,跟她道歉,这样她就会回来了。”艾米将下巴颏抵住桌面,抬眼偷偷看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她不会回来了,”赵仔迈觉得心被针尖挑了一下,轻轻一疼,“她已经决定要离开了,不过她的离开和你无关,你就不要自责了。”
    “真的?”
    “真的。”
    “你不怪我了?”
    “不怪。”
    艾米的神情舒缓下来,肩膀也放松了,仰头喝下面前那碗酸梅汤后,她舔舔嘴唇,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地乱划着,“迈克,昨天我梦到我娘了。”
    “苏珊?”
    “妈咪是妈咪,娘是娘。”艾米很快地反驳,眼睛里透着和年龄不相符的坚定,“妈咪说娘和妈咪不一样,娘是生我的人,和我有着割不断的血缘。”
    赵仔迈疑道,“所以你才想找你的生母?”
    艾米用力点点头,“妈咪说娘当年抛下我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她还说只有找到娘,我才能找到自己的根,我才能知道自己是谁。”她用手指钩起额角的一捋乱发,将它别到耳后,露出两只晶亮的眼睛。
    赵仔迈蹙眉,“可你从未见过她......不是吗?”
    艾米看着他笑,洁白的牙齿在油灯的照耀下泛起一层光,“我看不清她的脸,但却知道那就是她,她很瘦,可的肚子却是大的,压得她不得不托着腰才能站稳。对了,我还梦见了我爹,他手里拿着一柄锄头,一下一下将它砸向我的脑袋。”
    “艾米,别说了,你刚退热,所以才会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赵仔迈腾地起身,走过去摸艾米的额头,她的皮肤是冰凉的,没有半点发热的迹象,赵仔迈觉得那股凉一下子钻进了自己的手心,顺着经脉四处游走,蹿到全身各处。
    “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我送你回房吧。”赵仔迈打了个激灵,艾米的话在他脑中形成了一副清晰的画面,画中血腥的场景,仿佛真实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突然对艾米生出了一点惧意,她整齐的刘海、圆滚滚的小肚子和机灵的大眼睛本是可爱和乖巧的最高表现,可是现在,艾米的外表明明没有变,他却觉得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还是伶牙俐齿,智力超然,可那双大眼睛后面却藏着异样的火焰,让赵仔迈望而却步,不敢与她太过亲近。
    “我送你回去。”他又强调了一遍,唇边带着无力的笑。
    “迈克,你在怕什么?”艾米扭过头,目光似有穿透力,能直接看穿赵仔迈勉力伪装出来的淡定。
    “这屋子里就你们两个人,现在多了个妈咪,迈克有什么好怕的?”他的救星来了,苏珊推门而入,责备了艾米一句,伸手将她拉到身边,锁着眉头道,“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妈咪找不到你,真的吓坏了。”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