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舌头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呜......呜......”站在中间的那个年纪最长的冲赵子迈艰难地抬起一只手臂,口中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
    “您......”赵子迈觉得他的动作有些僵硬,有些缓慢,身子也摇摇晃晃,似乎再吹来一阵大风就会倒下。
    可是,他身体受限的原因是什么呢?
    赵子迈脚步一滞,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两步:他们的胸口黑乎乎的,比别处的颜色深了好多,仿佛被涂上了浓厚的墨汁。不,不是墨汁......是血,大量的血渍凝在一起,红就变成了黑......
    血浸透了衣衫,顺着袍角滴落到地上,所以他们便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
    “呜......呜......”
    他们又朝赵子迈走近了一步,轻飘飘的,脚不沾地。赵子迈这下子看清楚了,看清楚了这多得能将衣衫泡透的鲜血来自何处:他们的舌头被连根拔出来了,可能拔得时候过于用力,连带着下颌骨都被扯断了。
    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大张着再也闭拢不上的嘴巴,两手伸在前面,像瞎子一般朝赵子迈摸索着过来了。
    舌头被拔掉下巴被扯断的人怎么还能站在这里?赵子迈身子一震,忽然明白了。
    “是谁?”他单刀直入。
    几个人没有回答,只缓缓侧过头,看向一墙之隔的内院,稍顷,身子慢慢朝后退去,像一片被风卷走的枯叶,重新隐入黑暗中。
    “你们不敢说,你们同顾玉尹一样,怕被它吞了魂。”赵子迈扭过头,思绪跟随着他们最后的目光穿过院墙。他迎风而立,脑中的念头翻来滚去,就像层层波涛,将他卷进看不到尽头的迷思中。直到宝田的声音传来,他才被唤醒,加快脚步朝前跑去。
    ***
    尸体在院中被摆成了一排,头冲门脚冲里,所以赵子迈一跨进院门,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几个大张着嘴巴的脑袋。
    虽然方才已经见识过了他们可怖的模样,但在看到这一排实实在在的尸体的时候,他还是脚脖子一软,扶住门框才勉强站稳。
    “公子?”穆小午关心询问的声音传来时,他才看到宝田和穆小午都在院中站着,宝田还牵着个孩子,不是艾米又能是谁。只不过,她现在显然是被吓坏了,两个本来就大的眼睛睁得溜圆,盯着地上那几具尸体不动。
    “我们发现艾米跑到这间院子里就跟过来了,没想......没想就发现了他们......”宝田一边说一边将艾米拉到自己身后,不让她再看那残忍的场景。
    “这家人应该是被邪祟灭门了,”穆小午皱着眉头朝里面几间简陋的屋子看了一眼,“否则,也不会被人杀了都无人发现。”
    “灭门......”赵子迈心头猛地一缩,拳头握起,“它这么狠?”
    “是狠,可在我们看起来残忍的手法,婴灵却可能只是觉得好玩。你叫,我就拔了你的舌头,舌头拔掉,血一下子就喷涌出来了,真是很有意思呢,所以干脆把他们的舌头全拔了。公子,这就是婴灵,它们什么都不懂,全凭一股怨气行事,所以才更加凶横。”说到这里,她转脸看向赵子迈,又一次锁紧了眉毛,“公子,这村子里的事我们管不了也无法管了,既然已经找到了艾米,那还是尽早离开为是。”
    “好。”他冲她坚定地点点头,一转身便要走,可是脚还未踏出院门,却忽听后面的屋子中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于是便又一次把身子旋了回去。
    “是什么?”他看着黑乎乎的窗子,依稀看见里面有样东西动了一下,又不见了。
    穆小午也看见了,她冲他做了个“嘘”的动作,食指和中指夹住铜针立在耳侧,眼睛则死死盯住窗子。忽然,一个团暗影映在了窗户纸上,蹭着窗棱,发出“沙沙”的声响。
    与此同时,穆小午手朝前一送,将铜针抛了出去,口中还念了一声“绣。”
    可是铜针还未钻进窗户,屋子的门却忽然被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从里面闯了出来,看了他们几个一眼后,她又将目光转到地上那几具被鲜血染红的尸体上,颤着双肩笑道,“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说完这句,她在几个人愕然的目光下,笑着扑到院门旁,冲静得如一潭死水的村子高声大喊道,“死了,全部都死了,报应啊,这是你们的报应啊......”
    “她是......顾玉尹的娘子徐氏?”穆小午看着女人癫狂的模样,一时间竟没将她认出来。
    “白日里见她时还好好的,怎么现在成了这幅模样?”赵子迈眉头紧锁,刚要上前问个明白,却被宝田一把拦在后面。
    “公子,你看她的手......”
    徐氏的双手被鲜血染得通红,更可怕的是,她手里紧握一根软绵绵正在朝下淌血的东西。
    “舌头。”
    赵子迈倒吸一口凉气,低声说出这两个字,话音刚落,忽听门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须臾之时已经走到了院门口。
    “谁在里面,怎么回事?”顾玉尹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紧接着,火光一闪,照亮了院中所有的一切。
    空气仿佛被冻住了,顾玉尹看着自己的娘子,将手里的火把朝地上那几具尸体一挥,屏息愣了一会儿后,又将火把照向了徐氏的双手:一根鲜红的舌头正随着于氏颤抖的手掌抖个不停,就像一条不情愿被抓住的小蛇。
    顾玉尹没有说话,他所有的思绪仿佛都被抽走了。
    “顾里正,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后面跟着的几个人见顾玉尹不动,便纷纷探身进来,扒开顾玉尹的身体,看到眼前那一幕恐怖的场景后,他们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一声震天撼地的嚎叫。
    “死人了,死人了。”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