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顶罪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抬起头的时候,子豫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梦中的天还和儿时那么蓝,她和徐冲牵着手,走在这蓝汪汪的像海水一般的天空下,心中充溢着难言的喜悦。
    这种心情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当她从梦中醒来时,那份沉甸甸的喜悦还凝结在心头,久久未能散去。
    子豫舔了一下沾血的嘴唇,恋恋不舍地张开眼睛,盯着雪地上那件被鲜血染红的官袍看了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于是重重朝后一挫,跌倒在纤尘不染的雪堆中。
    “唰......唰......唰......”
    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子豫回头,看见徐冲正蹲在地上,抓起地上的雪,擦拭着尚方宝剑上吴元礼的血迹。宝剑很快被雪水洗干净了,锃亮的剑锋上映出他的脸,有些扭曲。
    子豫觉得这张脸冷得可怕,虽然他在冲她笑,笑容可亲,就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吃完了?”他说,“正是时候。”
    “什么?”子豫一怔,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心头却忽然慌乱了起来,仿佛预感到了什么。
    徐冲将一根手指竖到嘴唇前面,示意她安静下来,“嘘,你听,脚步声渐渐近了,他们找来了,”说完这句话,他又冲她一笑,眉尖朝上一挑,“忘了告诉你了,我这个小老弟呢,心思缜密的很,若是被他看到尸体,那是必定会怀疑到我头上。若是我将尸首推进悬崖,他也不会罢休,多多少少还是会疑到我身上。”
    他压低声音,嘴角微微上挑,“小婉,没想到你帮了我一把,你吃了他,还有谁会知道吴元礼是被我杀死的呢?”
    子豫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当听到那片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有人唤出吴元的名字的时候,她忽然全部都明白了。
    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冻住了,她低下头,看着已经被吸吮成一滩血水的吴元礼和自己染血的双手,颤声笑了起来。
    “徐冲,你要我为你顶罪?”她第一次觉得血腥味有些刺鼻,差点将她的眼泪都呛出来了,可是,她要拼命忍住。
    徐冲慢慢站起身,唇角扭出一个难看的笑,“你可以逃走的,有那么漂亮的一对翅膀,飞到哪里不成呢?小婉,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妖怪,所有人都认为你们天生性恶,所以即便你们做了恶,也不会引起什么轰动。不像我,他们将我捧起来,捧得高高的,却又伏在暗处,想看我从高空跌落。”
    他的眼神更冷了,嘴角却依然溢满了笑,“我不想让他们看笑话,赢了这么多年,我不能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脚步声愈来愈近了,后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子豫听到他们在唤徐冲的名字,一声连着一声,里面充满了兴奋。
    是的,如他所说,自己是可以逃走的,化成幻蝶,飞向天际,于她而言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可是不知为何,她却不想走了,她觉得很累很累,吃掉了养父母的那个晚上,被官府追逃的那些年,仿佛都没有这么累过。那些不堪的日子中,总有一点亮光在支撑着她继续走下去,可是现在,这亮光消失了,化成了她生命中最痛的疮疤,她不知道前方的路在哪儿了。
    子豫坐在原地,定睛看着人群朝这边涌过来,他们绕在徐冲身边,对他嘘寒问暖。他还是他们的偶像,是庇护卯城百姓的英雄,而她,也还是那个杀人嗜血的妖怪。
    这一切都没有变过,从未变过。
    子豫也学着徐冲的样子,笑了起来。
    “徐大人,她是谁?”一个小衙役发现了子豫,指着她问了一声的同时,也看到了吴元礼的官袍,吓得叫了一声,“吴大人,吴大人他怎么了?”
    几柄剑同时指向子豫,为首的那个小衙役慌得话都说不完整了,“徐......徐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吴大人他......”
    “她也是出于无奈,你们别......”徐冲的眼神闪动了几下,做出为子豫辩护的样子。
    “吴元礼被我吃了,万家人也是我吃的,我是妖怪,过来,过来杀了我吧。”子豫将语调提得很高,压过徐冲虚情假意的维护,她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一个字也不想。
    “她吃了吴大人,她吃了吴大人......她是妖怪......”
    人群沸腾了,可是,在看到子豫被染红的衣服和双手的时候,他们们却一个个提着剑不敢向前,只将她围在中间,一点点的朝里收拢。
    徐冲还远远地站着没动,他面无表情,冷淡得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子豫对接到他的眼神,只觉一股巨大的悲凉将她从头罩住,于是,她凄然一笑,冲那些越靠越近的衙役们昂起了脖子,“杀了我吧,为吴元礼报仇,来,杀了我。”
    她脸上无畏的光似乎震慑到了徐冲,他低下头,不想看到那即将到来的一幕。
    衙役们发出了嘶吼,他们要动私刑了,吴元礼虽然不够聪明,但平时对手下却是好的,这些衙役都将他视为大哥,现在见他被害,还死得那样惨,自然是义愤填膺,一个个恨不得手刃真凶。
    徐冲知道自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可以抚慰他们,让他们将子豫带回衙门先行收监,这样她就有机会逃走。
    可是他不想,不想冒这个险。这也是她的选择不是吗?她一心求死,那就在这一刻让一切都结束吧。过几日,等风头过去,他再来回来一趟,处理掉那具崖边的尸体,彻底让这件事归零。
    没人会知道这儿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人全都死了,只留下他一个。
    徐冲,他还是那个受人敬仰的辣手捕快。
    “杀了她,为吴大人报仇。”刀光闪动,嘶吼声此起彼伏。
    “徐冲,你赢了。”子豫凄然一笑,仰起头迎接属于自己的命运。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