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醉酒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年轻男子耸耸肩膀,脸上绽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来,“猜对了,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我这位朋友的名字呢。”
    说完,他在胖厨子气得两只眼睛都要鼓出来的时候,朝赵子迈走了过去,笑眯眯地看着他的眼睛,“小弟林颂尧,敢问仁兄高姓大名?”
    “赵子迈,可是,你为何要帮我?”
    林颂尧看着赵子迈惊诧的表情,伸手在他肩头一拍,就像他们已经认识了许久似的,“千金难买红颜一笑,一碗樱桃肉,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
    赵子迈回去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除了宝田专门为他留出的一盘菜,就只剩下满桌空荡荡的碗碟。穆瘸子脸上写着“心满意足”四个大字,正一边喝着茶,一边和宝田侃大山,聊得却还是卯城一事。
    赵子迈听到他们提起“徐冲”的名字时,心中还是不免震荡,于是拿起筷子,强迫自己将目光放在面前那盘香气扑鼻的菜上。可是,他发现美食对自己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大,尤其是当穆瘸子又一次说起那天晚上时。
    “没有尸体,这倒是怪了,咱们和那些衙役们在山谷中从天亮寻到天黑,又从天黑寻到天亮,都不曾发现徐冲的尸体,难道这尸体还能长出翅膀,飞了不成?”
    “他又不是幻蝶,怎么能长出翅膀?”宝田接了一句。
    “难道......他没死?可是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即便没死,也得受伤,怎么可能再徒手爬出山谷?”
    “除非......”宝田除非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后半句? 似乎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脑袋中突然冒出的那个荒诞的想法。
    “除非他被人救走了。”桑将嘴角边那一点鲜红的果汁舔去? 头也不抬地代他答道。
    “被人救走?”
    穆瘸子和宝田异口同声说出这四个字,与此同时? 赵子迈手腕一抖? 夹在筷尖的一颗樱桃肉重新落回盘中。
    “还有别的答案吗?”桑漫不经心扫了两人一眼,仿佛他们是世界上最蠢笨的一对兄弟。
    “好像......好像确实没有? 可是,他是被何人救走的呢?那人又怎会如此神通广大? 能将徐冲带出山谷。”
    桑叹了口气? 把玩起了自己的筷子,将它在指头尖上转得飞快,“不知道,那天风雪太大? 遮盖住了所有气味? 所以我也闻不出来,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善类。”
    它口中的“不是善类”,那就一定不是善类,不? 这么说或许过于轻描淡写,正确的说法? 应该是“凶神恶煞”才对。
    所以穆瘸子和宝田都沉默了,就在赵子迈以为他们终于要换一个话题的时候? 宝田忽然又抬头问道,“那子豫姑娘呢?她独自离开了? 是回南海去了吗?”
    桑瞅了宝田一眼? “这么关心她? 怎么,看上人家了?”
    宝田先是一愣,随后脸忽然红了,比樱桃肉还要鲜亮,他“砰”地站了起来,险些撞翻身后的椅子,“哪儿的话,我......我......我只是觉得她可怜,真心错付......”
    “别激动,坐吧,坐,别人都看着你呢。”桑像哄小孩儿似的拍拍椅子,示意宝田坐下,又接着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泥足深陷了,因为,她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宝田眨巴着眼睛,肩膀忽然耷拉下去,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为......为什么?”
    “她将内丹给了徐冲,一只失去了内丹的幻蝶,又怎能飞出冰天雪地呢?”桑看着宝田,目光中忽然生出一丝疑惑来,仿佛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世间多少痴情苦,大神仙说得对,子豫犯的错,你就不要再重复一遍了。”赵子迈似乎终于将注意力从面前的那盘菜上转移了出来,他在宝田的手背上轻拍了一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别难过了,以后我定会给你安排一门好亲事,找一位与你情投意合的姑娘做你的娘子。”
    宝田瘪瘪嘴巴,声音因为强压住哽咽而变得闷闷的,“多谢公子。”
    说完,他便起身走到院外,透过窗户,赵子迈看到宝田背对他望着晴朗的天空,努力不让眼眶中的泪流下来。
    “情窦初开最是难忘。”穆瘸子慢悠悠地做出总结,刚要将杯中的剩下的茶喝完,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兴奋的低语。
    “原来你就是赵大人,你就是破了徐冲案子的那位赵大人?”
    子甫的眼睛上仿佛镀了一层亮光,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
    从无比阁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缀满了星辰,其实他们吃完那会儿天色刚暗,可是临走时,穆瘸子又被跑堂的小伙计手上那一盘盘精致的菜品所吸引,所以即便已经离了席,却又不想走了,于是干脆又加了几道菜。再加上宝田心情欠佳,陪穆瘸子吃了几杯酒后人就晕了,拉着赵子迈胡言乱语聊了许久,所以,他们光荣地成为了无比阁的最后一桌客人。
    宝田平时很少吃酒,所以醉得厉害,站都站不稳了,几乎是被赵子迈拖出大门的。桑嫌弃他和穆瘸子一身的酒气,离得他们远远地走在前面,走了几步,见几人没有跟上来,便只得停下朝后看。
    它看到了让自己哭笑不得的一幕场景:赵子迈被宝田压弯了腰,差点就要跪在地上了,一只手还得扯着手舞足蹈的穆瘸子。
    那模样,着实可怜。
    桑叹了口气,折返回去,把宝田的胳膊架到自己肩头,将赵子迈从窘境中解救了出来。
    “多谢。”他喘着粗气冲它道谢,一边还不忘为自己解释,“别看这小子个子小,浑身都是精肉,重得很。”
    “倒不如说自己身子虚。”桑顶了一句,健步如飞地朝前走,宝田几乎被它拽得离了地,只有脚尖还蹭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可是如此走了一会儿,它却忽然停下步子,侧过身看向身后的无比阁。
    这座白天时人气鼎旺饭庄现在已经熄了灯,黑魆魆的影子就像一座小山坡,几乎要溶进无边的夜色中。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