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偷窥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鬼使神差一般,林师傅跟了上去,他走得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一直和前面那个身影保持着十步以上的距离。那人也将步子踩得极轻,连偶尔踩碎一片落叶,也只是发出一声温柔的脆响。
    后门就在前面,比起前门的排场,它小得多,朱漆刷就,门上两个铜环,再简单不过的两扇木门。而那个人,忽然在门边站定,静静盯着门看了一会儿后,从衣襟中掏出一样东西来。
    林师傅踮起脚尖眯着眼睛朝前看,他看到那人手上的是一只碗,一只破旧的边缘参差不齐的瓷碗,而他另外一只手,则紧握着一根筷子,再普通不过的一根筷子。
    一根筷子怎么吃饭?这是林师傅想到的第一件事,可是,在看到那个人蹲下身,将碗放在地上时,他才忽然明白,这根筷子根本不是用来吃饭的。
    他的家乡有这样一个风俗:七月半中元节,要在路口给祖先烧纸,一边烧还要一边敲击碗沿,据说这样便可以将祖先的灵魂唤来,接受生人的祭拜,食取祭品。他还记得筷子敲击碗沿的声音:笃笃笃笃笃......
    像先人归来的脚步。
    “笃笃笃笃笃。”现在,这声音又一次在他耳畔响起了,可是,现在并非中元节,那么那个人,是为了祭祀谁呢?余荫山房中那满满的一桌菜品又是为谁而做的呢?
    林师傅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心脏跳得飞快,简直要从他的喉咙中蹦出来了。
    “无比阁最尊贵的客人们,请来用餐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可这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语调,带着谦恭和敬畏,就像当年他迎接紫禁城中那位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一样。
    林师傅的目光越过那人的头顶,又一次来到两扇紧闭的大门上,大门是从外面锁上的,里面根本打不开? 所以? 他在迎接的贵客,到底是谁呢?
    墙外忽然刮来一阵风? 里面夹杂着一片坚硬的松针? 劈头盖脸扑向林师傅。风中有股味道:泥土的腥气。这让林师傅突然产生了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因为他听许多人说起过? 无比阁后面的那座荒山,其实是个大坟场? 许久以前? 那里爆发了一场举世闻名的战争,双方皆伤亡惨重,而无数死掉的士兵的遗骨,被就地掩埋? 葬在重重山峦中。
    所以当时? 在看到无比阁建在这么一处荒芜之地时,他还大为不解:这么一个没有“人气”的地方,难道生意能好吗?做买卖的人都知道,生意是要靠“人气”烘托的,所以那些酒肆饭庄往往都集中在一处? 就是为了汇聚人气。
    他当然说错了,无比阁的生意不能用“好”来形容? 简直就是火爆,冲破天际的火爆? 他从未见过一个饭庄的生意能好到这个份上,即便是在荒年? 来往的客人也络绎不绝? 以至于他们有时不得不千方百计地赶客? 因为店中储备的食物实在是满足不了那么多的客人的需求。
    现在看来,或许,这间食肆根本不是靠人气支撑,它汇聚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呼......”
    一阵更大的风从墙外吹来,土腥味更浓重了,中间似乎还带着一丝丝臭气,像食物腐败的味道。
    林师傅听到了一丝“沙沙”声,仿佛衣物拖在地上发出的声响。与此同时,前面那个一直蹲在地上的人影站了起来,他不再敲动碗沿,而是侧身肃然而立,低头看向地面。
    木门“哐啷”一下,像是被风撞得在晃动,但林师傅知道那不是,因为,他看到本来还从门缝中透过来的翡翠石阶的绿光被什么挡住了,他也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正成群结队地,蜂拥通过这两扇木门,涌进无比阁中。
    地上的落叶被接连踩碎了,先是一片,后来便接二连三,越来越多,发出“咔咔”的声响,像是无数张嘴在咀嚼着脆生生的骨头。
    林师傅的身体仿佛被冻住了,半点也动弹不得,他看着那些碎裂的叶子,向自己的方向蔓延过来,一直来到他的脚边......
    终于,他身边的那几片枯叶也被踩碎了,一阵“噼啪”声,很轻,传到他耳中,却化成了惊天动地的巨响。可是与此同时,踩踏声却消失了,他身边的那片枯叶成了最后一只被踩到的叶子。尽管他身后的甬道中铺着满满一地被风吹掉的树叶,但是,却没有一片再“惨遭毒手”。
    那些东西停止了前进,以林师傅为界,不再朝前走上一步。
    它们能看得到他,他却看不到它们。
    一道冷汗从林师傅的脑门上滑下,他能看到,自己周围那一圈枯叶被踩得特别的碎,便知道那种无形无状的东西将他包围在中间,越收越紧。
    是不是再过一会儿,自己就要像子甫一样,只剩下一根指头和一滩血。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般发展,他看到那个一直伫立在门旁边得身影动了一下,口中发出“咦”的一声,低声道,“有人在偷看?”
    他的眼睛分明没有看向自己,林师傅知道,是这些东西将自己偷窥的事情告诉了他。果然,那人忽然朝后方转身过来,眼睛中透着他从未见过的寒光。
    “你,跟着我?你,都看见了?”他冲林师傅轻声询问,语气平静,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没有,我什么都没看见,没......没看见它们......不是......”
    林师傅说得语无伦次,到最后,他已经听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跪在了地上,拼命朝那个身影磕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用怕,它们不会吃人的。”像是猜透了林师傅的心事,那个人忽然笑了一笑,轻声细语地安慰起他来,“它们不吃人,又没有祭品,所以终日忍饥挨饿,我看它们可怜,得空便做些吃食与它们。”
    “所以......你做的那些菜,是为了给这些......这些......”
    林师傅哆嗦着,无论如何都说不出那个字来。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