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心动(完结章)

飨桑 作者:沧海一鼠

      沉寂了半个月后,无比阁重新开张了。
    这天,虽然飘了一天的鹅毛大雪,无比阁的生意却分外红火,来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外面停满了车马,阁中众人一直忙到半夜,才送走了最后一拨食客。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子甫才从无比阁的后门走出来,他坐在门槛上,望向远处孤寂的山林。
    现在,那一直摆放在门槛外面的翡翠石阶已经没有了,子甫不知道它是如何消失的,却明白,这一定与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有关。因为那天夜里,荣姨、林颂尧也都不见了,他只在自己租住的屋子外面发现了一封信,落款正是林颂尧。
    信里只有寥寥数笔,先是对子甫对陈家表达了深深的歉意,而后,却话锋一转。林颂尧说,他要让子甫接手无比阁,用来弥补自己和荣姨对陈家犯下的孽。
    信封中还有一沓银票和房契,不厚,可是数额却大得吓人,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一个数字。
    起初,子甫还很为此事生气,他以为林颂尧要用这些钱来贿赂他,让他不再去揭穿荣姨的罪行。可是第二天,当他来到客栈找赵大人他们商量此事时,却得到了一个消息,一个让他震惊不已的消息。
    赵子迈告诉他:林氏母子已经为自己犯下的恶付出了代价,让他收下林颂尧的赠予,走出阴霾,从此好好地把日子过下去。赵大人没有告诉他林氏母子付出的代价到底是什么,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子甫猜到,这个代价一定比他能想到的要沉重得多。
    “林颂尧......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明白。
    “当然是愧疚,而且......他对陈远......”赵子迈欲言又止,没有给出他明确的答案。
    不过后来,在林颂尧的宅子中,子甫发现了一本书,一本流传很广的小说,他无意中翻了一翻,却发现林颂尧在许多地方都做了标注。比如那句“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再比如那句“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都被林颂尧标上了“可悲可叹”几个字。
    当然,最让子甫心惊的,还是那句“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因为那句话的下面,出现了他哥哥陈远的名字。
    “陈远,你死后多年,我才悟到你的心意,你当我为知己,我又何尝不是,只是这普天之下,只有一个陈远,你死了,便将我的一半也带去了,从此我活在世上的每一天,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子甫合上书,惊得不能自已,偏这时,房门被推开了,几个伺候过林颂尧的丫头走了进来,见了他,便缠上身去,百般殷勤讨好。
    子甫吓得朝后缩,好容易逃脱了她们的纠缠,却听其中一个丫头抱怨道,“我们可都是黄花大闺女,爷不要嫌弃我们不干净,不信的话,尽可找人来验验咱们的身子,看看哪个被人碰过。”
    子甫早听说林颂尧府中丫头甚多,听了这话,倒起了疑心,不禁追问过去,“你们跟了林公子这么多年,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丫头撅起嘴唇,“他平时只与我们玩乐,可是关了房门,却碰也不碰我们。我们几个私下里常说,不知这林少爷是不是不中用,所以才故意多买些丫头掩人耳目。”
    子甫头脑昏沉地朝门外走,走到门口,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他扶着门,过了许久,才终于想明白了赵子迈话中的含义。
    “林颂尧对你哥哥......或许......”
    他对他有情,他对他亦是如此,这段不能说出口的情谊,让一个人命丧刀下,让另一个人郁郁终生。
    “现在,你们在一起了吧?”
    子甫看向远处的荒山,重重树影间,好像出现了两个身影,并肩而行,谈笑风生,两个清秀的少年,就这样朝前走着,走出尘世的喧阗,消失在天际和山峰交接的地方。
    “一定会在一起的。”
    ***
    桌上的盅盏冒着热气,赵子迈却呆坐在桌边,迟迟没有拿起筷子。
    见状,宝田凑上去,笑道,“公子,怎么这些菜肴不合胃口?这已经是大名城最好的客栈的、,做的菜都用了京城最新最好的样式,公子一路奔波,什么苦没吃过,怎么到了这里倒挑拣起来了?”
    赵子迈愣了半晌,方轻声道,“我看这碗八宝饭很好,你一会儿给他们送过去,对了,还有这煎糟鱼,也一并送去,他们应该会喜欢。”
    听他这么讲,宝田也压低了声音,眼睛却朝门外一斜,“这胡太医,怎么跟他的名字一样,糊里糊涂的,一路走到这里,他和他手下那几个,非得隔在公子您和大神仙中间,连话都不让你们多说几句。公子您都告诉她了,人家是朋友,可他们听都不听,也不知是为了何故。”
    赵子迈一笑,“还能是何故?无非是怕我在外面生出些事来,连累了父亲的名声。”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些什么,拉住宝田叮嘱,“那晚的事,回去后你可千万不要告诉父亲。”
    “公子是说看见大小姐那件事?您放心,我定会在老爷面前守口如瓶的。只是,”宝田冷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我看他们是多虑了,大神仙是什么人,就是公子您想生出什么事来,那也得敢啊,依我看,就算借您几条胆子,您也是不敢的。”
    “话多。”
    赵子迈淡淡回了他两个字,看着宝田端着两份菜出了门,一颗心却被牵动了起来,突突跳个不停,就像这半月来与它每一次无意间对视时一般。
    他又想起了那晚,那晚,桑的身体已经冻僵了,他将它抱在怀里,心急火燎地朝山下跑,跑到一半,却发现怀里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定定盯住他看。
    心一动,胳膊就松了,差点将它丢下,所幸,它抱紧了他的脖子。他和它贴得那样紧,以前从未有过。
    “小子,你那晚到无比阁,是为了学那道樱桃肉吗?”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