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再穿[养成系病娇魔族少年-厉狂澜]

和七个男人日日夜夜后,我翻车了 作者:草莓味

第一章再穿[养成系病娇魔族少年-厉狂澜]

      合欢宗的宗主夫人死了。
    花翎羽看着玄冰棺材内,唇角勾着一抹笑意陷入长眠的女人,指甲嵌进肉里,殷红的血顺着掌心的褶皱流淌而下。
    他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她惨白的脸颊,“苏晚晚,你可真绝情。”
    “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那天晚上你不还说,要带着我和暮暮下山去南国吃好吃的,你怎么能食言?”
    “嗯?小骗子!你现在乖乖起来,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我们还好好过,怎么样?”
    “爹爹......爹爹......”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花翎羽听到奶声奶气的呼唤回神,他绯红的衣角打了个转,俯下身子抱起地上才到他腿弯的小奶娃。
    “暮暮也来看娘亲吗?”
    “嗯,娘亲还在睡觉吗?”
    “是啊,我们明天再来看她,好不好?”
    “好!”
    倘若飞升成仙能将所爱之人唤醒,那么哪怕血染修真界,他也在所不惜。
    晚晚,等我。
    ......
    然而已经切换到下一个世界的苏晚晚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她的消失将给那片天地带来一场多大的浩劫。
    她只知道这次的她非常的不幸运。
    苏晚晚用力掰扯了几下那只紧紧攥在她咽喉的大掌,可对方依旧纹丝不动。
    这什么情况?
    刚上来她就要挂掉?
    胸腔内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全身的血气不断上涌,脑袋几乎要炸掉。
    “放......放手!”
    意识模糊间,她仰头对上了一双妖冶的红眸,深入骨髓的冷直冲天灵盖,吓得苏晚晚当即一哆嗦,整个人清醒不少。
    与此同时有关对方的信息也开始逐渐清晰。
    厉狂澜,男,十七岁,魔皇转世,现今天魔窟少主。
    大乘境初期。
    而自己则是一名降魔师,同样的大乘境初期,现今二十七岁。
    千万年前,人魔仙叁界大战,魔界被毁,魔族之人被镇压在边境之地苟延残喘。
    魔族之人蛰伏千万年光阴,其中为首的几大顶尖势力率领魔族,卷土重来。
    “少主,降魔宗的人来了。”
    那只钳在她脖间的手一松,苍白的薄唇微勾,“把人带过去。”
    “是!”
    苏晚晚还来不及喘气,就又被押了出去。
    天魔窟内。
    降魔宗的人皆是一身素白道袍,衬得仙风道骨,好不体面。
    “苏师姐!”底下一名女子凄厉叫喊。
    路上的颠簸让本就昏沉的意识,更加模糊,听到熟悉的称谓,苏晚晚费力睁眼。
    黑压压一群人站在底下,目光里有担忧,有急切,还有着恐惧。
    厉狂澜弹了弹黑袍上莫须有的灰尘,手掌一抬,方才喊苏晚晚的女子被腾空抓了过来。
    掌心一用力,咽喉掐断的骨裂声随之而来,鲜活的生命当场消逝。
    “聒噪。”
    这下现场彻底安静了,那些原本小声嘀咕议论的人,此刻也噤若寒蝉。
    苏晚晚嘶哑着嗓子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厉狂澜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冰凉的掌心贴上她的脸颊,“苏晚晚,降魔宗千年难遇的天才降魔师?你说我现在就把你给杀了,降魔宗还能撑到几时?”
    对上他戾气遍布的红眸,苏晚晚实实在在打了个寒颤。
    她怎么觉得这家伙要玩真的?
    但她还是扮演好一个宗门心腹弟子应该说的台词,冲台下大喊:“跑啊,大家快跑,降魔杵万万不可再回到魔族之人手中。”
    “噗!”鲜红的血从口中喷涌而出,苏晚晚惊骇地瞪大双眼,跌倒在地。
    她捂住一剑贯穿的心口,温热的血,源源不断往外流着。
    呜呜呜,好疼啊,说好的女主光环,说好的天选之子呢?
    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上面流转的天魔之力破坏着她的身体,蚕食着她的修为,没一会儿苏晚晚就彻底死掉了。
    她就不应该仗着自己有系统多嘴。
    最后系统说,鉴于宿主上个世界任务进度完成良好,因此赠送一次穿越选择。
    依旧还是降魔师那个身份,攻略对象也还是厉狂澜。
    只不过不同的是,宿主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穿越的时间段。
    苏晚晚想起厉狂澜那不寒而栗的眼神,立马说:“我死都不要穿越到他的十七岁。太可怕了!”
    苏晚晚兑换了一份厉狂澜的详细资料,瞅着他凄惨的童年,拍手叫好。
    “去他五岁的时候。”在一片虚无的空间内,苏晚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还不信了,魔皇转世又如何?杀人如麻又怎样!我从娃娃抓起,还不把他轻易拿捏出了?呵!”
    于是,十五岁的苏晚晚和五岁的厉狂澜,在一处落后的村庄相遇了。
    ......
    “呦呦呦,今天怪物穿新衣了呢!大伙快过来瞧瞧啊!”
    一个小胖墩凑过来上前推了一掌,穿着白色丧服的小男孩栽倒在地。
    他已经很多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身子本就瘦弱,哪经得起小胖孩的推搡。
    强烈的眩晕感上涌,眼前雪白一片,耳边是持续不断的嗡鸣。
    “以胖欺瘦,以多欺少,你们家大人都是怎么教你们的?”
    小厉狂澜躺在地上眨了眨眼,对上了那双清冷的眼。
    对方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白,额前挂着水晶额饰,剔透的蓝,在阳光下反射着炫目的光。
    漂亮出尘到不似人间女子,好似仙女下凡。
    仙女?呵,这世间真的有神仙吗?
    再睁眼,他周身的场景已换了个遍。
    破旧的茅草屋,挨着房门那处还破了个洞。
    眼下秋天,风飕飕的往里灌。
    这是他的家。
    小厉狂澜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赤着脚往门外走。
    他好像出现幻觉了,有人在他家里做饭。
    莫非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那个对他不算疼爱的娘亲还在?她还没死?
    天幕昏沉,天边已经悬挂上一轮浅淡的弯月,隔着昏暗,他看到一个身姿纤细窈窕的女子,置身于袅袅炊烟,掩着口鼻在锅前忙碌。
    时不时传来的咳嗽声,证明着这一切不是他所幻想出的幻觉。
    真的有人在给他做饭,她是谁?
    微凉的风裹挟着油烟袭来,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呛的,小厉狂澜站在原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处简陋棚子下的身影,他看到她停下动作闻声看来,他和她终于对视。
    他看到自己被小胖子推倒在地时,朦胧间看到的那位“仙女”。
    --

第一章再穿[养成系病娇魔族少年-厉狂澜]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