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礼

我的亡灵恋人 作者:忘优

典礼

      “埃赫那吞的进攻越来越迅猛,我可能会和其他国王一起出兵,我害怕我们的婚事会因此一拖再拖。”
    青年眼底流露出的脆弱拨动着姜早内心最为柔软之处。
    “嗯。”
    她这一次的应声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回答。
    姜早又问卡摩斯:“埃赫那吞不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吗?怎么现在有军队了?”
    “他的军队至今我们仍未探出出自哪里”
    “啊?”
    姜早懵了,不过才短短几天,埃赫那吞这个坏蛋都有军队了?
    “你是舍不得我吗?”
    心情一直沉闷的卡摩斯因为姜早这出反应,竟生出几分愉悦。
    “没...”
    “我只是在想埃赫那吞的军队从哪里来的。”
    “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我们的新婚夜。”
    “卡摩斯!”
    她就知道这狗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他...他...说得什么骚话?
    姜早气得直接叫了他的名字,而男人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后,愉悦地弯起嘴角。
    但这样还不够...
    湿润的触感从姜早面颊处传至大脑深处,卡摩斯低下身抬起手为自己擦拭着面部。
    两人的距离得以拉近,男人身上酸涩的乳香直冲姜早的鼻腔,他的手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她站在原地,逐渐忘记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恍惚间,她感到男人的唇划过她的耳垂,她的下巴,然后移到她的颈部。脖子上还有上次做爱时留下的吻痕,卡摩斯的心一动,他吻上那个吻痕。
    姜早被卡摩斯的动作激得浑身一颤,男人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她的大脑彻底一片空白。
    卡摩斯轻吻着残存的吻痕印记,当唇在锁骨前时,他的吻变得凶狠,像是想要加深之前的吻痕印记,可在之后,他没有了任何的动作。
    只是将头放在姜早的心口,静静听着姜早的心跳。
    男人的身高比姜早高出不少,几乎是半蹲的姿势靠着姜早,从姜早的视角看去,男人的睫毛如黑羽般遮住眼睑,却无形中显示出他的脆弱。
    像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大狗狗。
    偌大的浴室内,姜早只听见彼此之间的呼吸声,还有如鼓点般的激烈心跳声。
    好不容易从这片暧昧气氛中寻回一点思绪,试图推开卡摩斯,可是发现自己做不到。
    憋了半天只叫出了卡摩斯的名字,却又立马改口。
    “卡...陛下...”
    “嘘...就这样让我呆会。”
    卡摩斯一动不动维持着姿势,姜早咬着下唇偏过头,任由心底铺天盖地的潮汐呼天啸地。
    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快要沦陷到他的温柔,他的爱意之中。
    姜早一夜无眠。
    身侧传来细微动静,假装睡着的她仍能感受到青年久久不肯离去的目光,他又在额间留下一亲吻后,轻手轻脚地下床。
    她趁机翻了个身,大大地睁着双眼,明明困得已经不行了,可丝毫没有睡意。
    闭上眼想要睡会,眼前却总是出现卡摩斯那狗男人的身影。
    他的一言一行,那些细枝末节的动作似乎深深印刻在她的脑中,困扰着她。
    在下午时分,一位祭司打扮的中年女性踏入宫室内。
    说是国王与未来王后在举行仪式前,需要去往神庙各自向神明祈福。
    姜早没有不去的理由。
    卡摩斯在芦苇原上所建的神庙在王城的东边,需要坐船渡河才能到达。
    贵族的轿撵出现在城中并不稀奇,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这不是王后殿下吗?”
    越来越的亡者应声而来,跪了一地,有些亡者忍不住好奇心偷偷抬起头想要看清姜早的模样。
    不仅如此,他们对国王陛下再次重新举行结婚典礼的理由感到好奇。
    但同时他们由衷地相信,拥有强大力量的国王陛下会永远守护这片土地,保护他们不受到邪恶的侵扰。
    向神明献上贡品和鲜花,燃烧的香料袅袅升起白烟,借此将对神明的虔诚直接送往神域。
    仪式结束后,姜早屏退旁人,她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会。
    她望着层层白纱中,神明居住的神龛处,脑海中闪现出昨晚阿赫摩斯和卡摩斯的对话,喃喃出声:“他不该对我这么好,能不能把我身上的赐福还给他?”
    像是姜早的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祈求神明。
    神明没有回答她,反倒是身后传来阿赫摩斯惊喜的声音
    “你真的想把卡摩斯给予你的神明赐福还给他吗?”
    她吸了吸鼻子,抹去眼眶的酸涩,努力藏好不堪一击的情绪后,转过身来点了点头。
    “那我教你一个咒语,这个咒语会让你身上的赐福回到卡摩斯处。”
    姜早又点了点头。
    “你真的舍得吗?”
    阿赫摩斯正想告诉姜早咒语时,又突然问起姜早。
    “我没有舍不得的,他待我很好。”
    说着,姜早的眼圈莫名红了,声音哽咽。
    人皆有情,花草树木亦无情。
    卡摩斯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其实她已想通,正如巴斯特女神的告诫,没有前身乌妮丝洁的存在,就没有她姜早的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成为了乌妮丝洁的延续。
    并且卡摩斯也很一直尊重爱护她,甚至当众宣布只娶她一人。
    这份真心,似乎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
    就算放到法律规定的一夫一妻制时代,也有不少男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阿赫摩斯诧异地看着乌妮丝洁脸上晶莹的泪珠。
    吓得他以为她只是嘴上说说,心里还是不愿意,连忙摆手:“算了,免得我说了我哥到时候还要找我算账。”
    “你说吧。”
    姜早摇了摇头,擦了擦眼睛,抬起头来将眼泪逼了回去。
    “你确定?”
    阿赫摩斯略显迟疑的问。
    “你再婆婆妈妈的,我真的不管了。”
    话已至此,阿赫摩斯不再多言,张开嘴一串咒语传入姜早的耳内,深深印刻在脑中。
    神明的赐福,本不属于她。
    埃赫那吞的危险日趋逼近,卡摩斯又可能会率领军队与埃赫那吞的军队战斗。
    他相较于自己,更需要这份赐福。
    ——
    举行结婚典礼的前夜,姜早收到老太后泰梯舍丽的一份礼物。
    亲手织成的亚麻布裁成的长袍,还有泰梯舍丽亲手串成的宝珠网衣,穿着在长袍外层。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金银珠宝、贵重家具等物品,前来送礼的侍女说是给自己的陪嫁物品。
    姜早不懂,为何老太后泰梯舍丽要送自己这些,还一定要说是陪嫁物品。
    “殿下说您在这里无父无母,那她就是您的祖母,这些陪嫁物品是她应该出的。”
    “我...”
    本想问前来的侍女一些问题,可又觉得问不出所以然,于是只能按在心中不表。
    “那请问王太后殿下现在在宫内吗?我想亲自向她道谢。”
    侍女摇了摇头,“殿下现在不在王宫中,她去了阿赫摩斯陛下的领地小住了。”
    “如果小姐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告辞了。”
    前来送礼的侍女离开了。
    正当伊瑞瑟准备将泰梯舍丽亲手制作的亚麻长袍和网衣收起时,姜早出声制止她:“等等,明天结婚典礼上就穿这套吧。”
    伊瑞瑟犹豫着提醒姜早:“可是,工坊那边已经送来了典礼穿的衣服。”
    但姜早的态度依旧强硬,“就这套吧。”
    “是。”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伊瑞瑟手中的梳洗动作提醒着姜早,今天是她和卡摩斯举行结婚典礼的日子。
    穿上老太后泰梯舍丽亲手制作的亚麻长袍和网衣,手臂和颈部很快被金灿灿的黄金首饰遮盖,头上戴着一顶拥有蛇头标志的秃鹫黄金头冠,一股股精致的小辫披在脑后。
    姜早在这里没有亲人,于是卡摩斯便让她从行宫出嫁来到神庙举行典礼。
    并指定将军首领普拉伊尼送她到神庙。
    在无形之中,普拉伊尼成为这场典礼中,她“父亲”的角色。
    因为在古埃及,只有父亲才能送女儿出嫁。
    姜早其实有向卡摩斯提议,让穆丽特送自己到神庙,但却遭到拒绝。
    熙熙攘攘的侍女们簇拥着姜早上了轿撵,道路两旁站满了观礼的亡者,他们争先恐后地行礼,企图一睹王后殿下美丽的容颜。
    亡者们一路追随着姜早的轿撵,往河边涌去,姜早诧异地想要回过头,又被伊瑞瑟提醒
    “殿下,注意仪态。”
    姜早又不得不收起好奇心,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又忍不住打量着陷入狂热气氛的亡者们。
    神庙塔门前,各种颜色衣服的舞者在乐手们的伴奏下,跳着古老神秘的舞蹈,祭司们唱诵着祝福国王夫妻的经文。
    平日里不能进入神庙内的平民们在卡摩斯的授意下,得以进入神庙内的第一塔门内部。
    因此,姜早的轿撵在第一塔门处缓慢移动许久后,才走到第二塔门直奔神庙深处。
    神庙的高墙似乎隔绝不了的喧嚣吵嚷。
    细小的白点出现在姜早眼前。
    白点随着轿撵的移动越来越大,慢慢在姜早眼中出现卡摩斯挺拔的身影。
    轿撵停下了。
    卡摩斯来到她的轿撵前伸出手,眼底是藏不住的喜悦。
    姜早伸出手,将自己交给他。
    两人并肩,在大祭司的带领下来到圣殿中,神龛前。
    在唱诵完对神明以及对国王夫妇的祝福后,一位祭司端来盛有油膏的雪花石罐,示意姜早为卡摩斯的双臂涂抹神圣的油膏。
    在姜早为卡摩斯涂抹油膏之时,男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看着自己,眼里爱意汹涌。
    他终于补齐了与乌妮丝洁的结婚典礼,补齐了这个遗憾。
    而后,大祭司又拿来一张纸莎草,宣读着上面的内容。
    “...我已娶你为妻,作为给予女方的聘礼,除了国王王后享受的财富外,还有神庙第一先知的位置。”
    什么?
    神庙第一先知?
    她是不是听错了?
    ——
    下一章doi(??ω??)??

典礼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