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力(h)

惩处(1v1半强制) 作者:十一诫

记忆力(h)

      昱清的记忆力很好,小时候听说把鞋尖方向对着床会招鬼,她长到现在哪怕再累也会把鞋摆好再睡觉。
    她也清楚记着荆予十七岁出国前夕,最后出现在她眼前的身影,那时两人不在同一个部级,昱清不让家里司机接送,路途不远,她总爱一个人慢慢走回去。
    那天学校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天色也昏暗下来,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她垂头看着脚尖,影子前方出现了另一道硕长的影子,两道影子很近很近,几乎要依偎在一起,她抬眼望过去,又觉得两人之间距离太远、太远。
    少年身姿挺拔如竹,抿着唇不知道在对面看了她多久,眉眼在柔和暖晕的光线下显得温柔无害,荆予就那么看着她,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撩起他的发丝和她的衣摆。
    两人对视着,昱清没有朝前向他走去,他也没有过来,一句话也没说,荆予深深看她最后一眼就离开了。
    同样课间无意听到的女生之间的讨论,她也记了很久,她们说。
    “荆予看起来很会做的样子。”
    思及这里,昱清把手撑在身下靠近他,额头抵住他,动作若即若离,问他:“你有过性生活吗?”
    “没有。”荆予认真回答,顿了顿又补充道:“也没交过女朋友。”
    “所以刚才是你的初吻?”昱清来了兴致,继续追问。
    荆予点点头,默认了。
    “怪不得吻技那么差。”
    “……还咬我。”
    昱清嘟囔着,又被眼前的人亲了上来。
    这是身体力行证明自己吗?
    这次荆予没有那么急切,嘴唇贴上去慢慢磨着,一下一下地亲,又间循渐进移到她耳后,在耳后的一小片的肌肤上含吻。
    “给你咬回来。”
    听到这句话昱清也没客气,偏过头一口咬在他颈侧,临了还用牙齿磨了磨,舌尖探出轻舔了一下。
    感觉到这个细微的动作,荆予眸色渐深,重重吻上她的唇。
    他总是深吻着又退开,额头相抵看她的表情,不开灯,一样的柔和略显黯淡的光线会让荆予想起十七岁时的路灯下,那个时候的他就想把昱清按在灯柱上亲了。
    舌头交缠着分开之际勾出暧昧的银丝,昱清不满他进进出出,咬住他的舌尖,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荆予手肘抵在她身侧,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头发,动作温柔把她鬓边发丝别至耳后。
    她奉行及时行乐,荆予长得那么帅身材又好,睡了又不会吃亏。
    结束这个吻的时候两人面色潮红,眼底都泛上欲色。
    床头边有一盏水晶壁灯,荆予手臂一伸轻松打开。
    咔哒一声,亮起暖橘色的光,氛围都变得温馨起来,他眨了眨眼说:“我想看着你。”
    看着你的每一个表情,欢愉的、淫荡的、羞恼的、为我而露出的每瞬神情。
    昱清眯了眯眼,问他:“有套吗?”
    荆予笑了,不是之前的冷笑和带有距离感的礼貌微笑,是发自内心的,金灰眼眸都泛起了细碎的光,更勾人,他开口。
    “我成年的时候就结扎了。”
    “我是丁克。”
    这回答是昱清没想到的,算是意外之喜,这样不用担心生理问题了。
    还以为像他们这种豪门会很注重继承血脉问题,昱家只有她一个独女,昱正初还要想方设法牺牲她。
    不过荆家现在除去荆予已经不问世事的祖父,这一代好像就只剩下荆予一人了,加上荆予是丁克,还真是人丁凋零。
    荆予没错过她略显讶异的表情,心里想起那个人恶毒的怨怼和咒骂。
    “你们荆家都是一脉相承的疯子!就应该绝后!”
    他也觉得如此,所以很早就奠定了丁克的想法。
    没了后顾之忧,昱清扯住他的衣领继续亲,这下能感觉到他紧贴着她的灼热坚硬。
    荆予一只手隔着薄薄的睡裙揉弄她的奶子,奶头被他揉捏的动作刺激得凸起来,他指节曲起,用指骨刮蹭着,时不时又用指腹摁住乳尖打转。
    揉奶的动作不停,用唇舌堵住昱清的呻吟喘息,另一只手继续往下隔着内裤,整个手心覆在她小穴处,还坏心眼地把腕骨往下压在阴户上。
    密密麻麻的快感传来,昱清想要叫出来,荆予偏生还要一直亲她,她呜咽了下,用手拍了拍他的脊背,示意他不要再亲了。
    荆予退开,状似不解,手指却继续惹火,修长两指夹住她的奶头说:“不要我亲了吗?”
    “那亲亲别的地方好吗?”
    明明是询问的语气,却不等她的回答,扯下了岌岌可危的睡裙,顺着脖子一路吻下去。
    脖颈、锁骨、胸口都被他含咬留下痕迹,他似乎很爱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刚才脖颈上的指痕消了些,又被他的唇留下新的印记。
    终于来到了她的胸乳处,荆予先是恶劣地朝奶头吹了口气,有些凉,昱清喘了一声。
    “都立起来了,好可怜。”
    荆予喟叹一声,像是疼惜,动作却一点也不带怜惜的。
    先是围着奶头周围的乳肉亲了一圈,又舔了舔淡粉的乳晕,才大发慈悲似的含住早就挺立颤颤巍巍的奶头。
    一含住就发狠地吸,舌尖往上面的小孔钻。
    “轻点呀!”昱清娇哼,忍不住挺腰往他身上凑,像是主动把奶子往上送,荆予高挺的鼻梁顶得她丰盈的乳肉往下陷。
    她浑身上下只剩个内裤,荆予却衣衫完整,扣子都不带解的。
    昱清觉得不公平,喘息着上手去扯他的扣子,荆予发觉她的动作,轻笑了一声,温热吐血洒在她奶头上,又让她缩了一下。
    荆予停下动作,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缓缓解着衣扣,单手解,赏心悦目,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挑弄。
    动作像是被放慢了,昱清有点心急,这个人是不是在勾引自己啊?虽然她承认这幅画面确实钓到自己了。
    扣子解到一半露出嶙峋的锁骨和紧实的胸肌,昱清扑上去一把扯开剩下的,并趴在他锁骨上狠狠咬了一下泄愤。
    荆予吸了口气,把她按在身下,语气带了点无奈和纵容:“怎么这么不乖。”
    说着别人不乖,自己的手却不停做乱,扯掉她浑身上下最后的遮盖。
    手指不停在花缝处上下摩擦着蹭,柔软湿润,换了个方向,并拢插进甬道,不疾不徐地在穴里打转,享受被她吸附的感觉。
    不知不觉在昱清享受着涓涓细流般的快感时,敏感的阴蒂突然抵上一个同样柔软温润的东西。
    不是指腹,是他的唇舌。
    荆予含住阴蒂,舌尖探出往上顶弄着蒂头,时不时用牙齿轻轻磨娇嫩的表皮,淫水止不住流,都被他舌头卷住,再配合着小穴里不停抽插的手指,激烈的快感让昱清几乎招架不住。
    “嗯…啊…好舒服…哈…”昱清嘴唇微张,爽得无意识伸出舌尖。
    身下的人一只手按住她的腿弯,不让她合腿,一只手在小穴里模仿性交的动作,抽出的动作很快,再度插进去的时候会在穴口用指腹揉按,用唇舌加重舔弄阴蒂的动作做提醒。
    似乎是在给她表示,他的动作不是毫无章法,是可控的。
    但生理快感是不可控的,昱清在他抽出手指,舌头不再顶阴蒂,而是向下——
    先亲了一下她的阴蒂,再顺着含住湿淋淋的穴口,舌尖试探性伸进去的时候,高潮了。
    水液几乎喷了他一脸,俊美五官和着水光,光线映照下,再高高在上的人都被拉入凡尘。
    他没什么表情,好像又恢复了那副矜贵疏离,语气淡淡:“喷了我一脸,怎么办?”
    如同在问一个很寻常的问题,而不是刚把用唇舌和手指把她玩到喷水。
    昱清还没从激烈的快感和突如其来的高潮中回过神,看上去娇娇呆呆的,抽抽嗒嗒说:“抱歉……”
    荆予看着她这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想欺负她的心思更强。
    他拉住她的腿弯把她架在自己有力紧实的腰腹上,扳起她的下巴,用宣判的口吻说。
    “现在轮到我了。”
    -
    本来计划今天上正肉的,想写细腻点就耽搁了,明天让小情侣大do特do(

记忆力(h)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