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脸&轻微sp

惩处(1v1半强制) 作者:十一诫

坐脸&轻微sp

      听到他的话,昱清身体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要知道上次他说出这种话之后,就“礼尚往来”射在了她脸上。
    她默默伸手捂住脸,扭脸对着沙发靠背,另一只手被荆予十指相扣着牢牢禁锢,挣脱不掉。
    荆予看她把脸埋在手心里不愿面对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勾起,眉梢眼角都染上清浅笑意。
    “怎么把自己藏起来了?”说完扬起与昱清十指相扣的右手,印在唇上亲了亲她的手指。
    在她抽回手的同时,荆予直接托着她腋下把她抱起来坐在沙发上,顺便把她捂脸的手拨开。
    昱清此时就像被拎住后脖颈的猫,有气无力开口:“你想怎样?”
    平时不显,一旦在情事上,荆予蔫坏的心思根本不带掩饰的。
    他轻悠悠倚靠在沙发上,慢条斯理抽出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水迹,嗓音轻缓:“这次不射你脸上。”
    昱清抬眼盯住他,真有这么好心?
    果然,他的下句话就是。
    “坐我脸上。”
    看到昱清的表情跟打翻了调色盘一样异彩纷呈,荆予握住她的小腿把她拉到自己身上,凑趣般笑着,俊美五官带了点邪气。
    “伺候你还不愿意?”
    说罢曲起长腿躺在上面,虎口卡住她腿弯分开她的腿,强硬地把她往自己脸上压。
    “……你慢点。”昱清被他不容置喙的动作往前带的一个趔趄,岔开腿跪坐在软垫上,中心处刚好对准他。
    温热鼻息洒在穴肉上,刚高潮过不久,异常敏感。
    荆予用手按住她的大腿往下压,然后安抚性地轻拍,说:“别害羞,宝宝。”
    舌尖探出沿着阴部外围湿软的穴肉舔弄,听到昱清动情的喘息声后,缓慢拨开阴唇,来回左右用舌头扫着。
    “嗯…荆予…”不停传来的快感让昱清无助抓住他紧实的手臂,哼唧着叫他名字。
    昱清现在好像格外喜欢在做爱时叫他名字,这让荆予很受用,但最想听的还不是这个。
    荆予现在还穿着赛车服,这身衣服适合在赛场上叱咤风云,适合骄纵肆意站在领奖台,而此刻却紧紧按住她的腿给她舔穴。
    频繁激烈的快感传过四肢百骸,在她受不住想抬起屁股的时候,荆予总能精准把握,按住她的后腰,掐住她的臀肉让她逃脱不了半分。
    轻轻吸了吸小阴唇,荆予以阴蒂为中心转着圈舔,又含住温柔吸磨,原本淡色的唇潋滟得跟她泛红的娇嫩逼肉一样。
    在他交替舔舐阴蒂和穴口,并时不时伸进穴内抽插的动作下,昱清感觉身下流出的淫液几乎要汇聚成溪流。
    “别舔了…呜…要到了…”荆予舔弄的动作越用力,她的喘叫声就更娇甜。
    身下的人感受到她的穴肉开始收缩痉挛,停下唇舌的动作,手掌掐揉她的臀肉,不留一丝缝隙,高挺的鼻梁蹭过去上下磨动穴口,鼻尖顶上阴蒂。
    “啊…嗯…”昱清仰起头,颈线优越,发出一声吟叫,又一次被他搞得溃不成军。
    荆予抬起她的腿坐起身,把她圈在自己怀里,温柔拭去她眼角溢出的生理性泪水,问她:“高潮的时候怎么不叫我了?”
    此时他的脸上都是清涟水光,像月半时分从一望无际的海洋里探头的冶艳鲛人,迷人又充满未知的危险。
    昱清避而不谈,缓了缓高潮的余韵,平稳气息开口:“收拾一下走吧。”
    净白手指抽出单片湿巾,慢慢悠悠擦拭着,荆予温声开口,说出的话却很无情。
    “想什么呢?离结束还早。”
    又是这样,昱清早该明白,荆予最擅长的就是温柔刀,似水柔情下是不容反抗的冷硬。
    毫无防备地被荆予像轻飘飘的羽毛一样翻了个身,昱清想转身,被他的手掌从后面圈住后颈,把控桎梏。
    他的另一只手抬高她的腰,架在他的膝盖上,硬骨抵得她小腹很不舒服。
    想开口反抗之时,荆予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拿过旁边一个小毯子,重迭两下垫在了下面。
    “你究竟想干……啊…”昱清下半声质问被他掌心的动作扼住在咽喉,发出惊呼。
    他竟然打她的屁股!
    手心侧着收着劲儿,扇向她细腻莹润的臀肉,颤颤巍巍的,哪怕没用力,红痕还是一瞬间显现。
    打完一侧荆予就揉捏住那处臀肉,温柔抚摸,俯身附在她耳边,湿热呼吸洒在耳畔:“宝宝,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
    昱清气极,哪有人打着屁股问这些话的,她又羞又恼回他:“因为讨厌你…呜。”
    在她说出讨厌这两个字的时候,掌心又落在了另一侧屁股,荆予的语气温柔得像是要滴出水,却让她脊背生寒。
    “撒谎,清清可是被讨厌的人舔喷了两次哦。”
    荆予不急不缓掐揉着她的臀肉,时不时漫不经心落下一掌,像是不经意一样,手指有意无意往前轻拂过小穴,掌风也往那处偏。
    就这样打一下,揉一下,昱清胡乱扭着身体想挣脱开,不是被他按住后腰就是被摁住后颈。
    “你混蛋!呜…嗯…”她带着哭腔开口,抽噎着,被欺负得可怜透了,抖着像被丢在水里的小猫。
    荆予喟叹,替她拉上内裤,隔着内裤手心轻柔缓慢地给泛红的臀肉按摩,而后垂头在她臀侧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手臂从昱清小腹下穿过,一把捞起她瘫软的身体,看着她凌乱的发丝和红红的眼睛,荆予抿唇,想说些什么。
    话未开口,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他的侧脸。
    荆予的第一反应是,行,他宝宝还挺有劲儿。
    第二反应是,他好像又把人惹急了。
    ——————
    清:别跟我玩sm那一套。
    予:?哪家dom天天被人扇耳光。

坐脸&轻微sp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