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晨儿想要……

刺客女帝 作者:做梦的狐狸

师尊,晨儿想要……

      才刚回到剑雨楼的洛熙晨立刻又让君陌璃召唤到房内。
    洛熙晨来到君陌璃的房前,轻轻推开那紫檀格扇门。
    才刚一入门,即见君陌璃身着绸缎睡袍,衣襟半敞坐在桌边自顾自地喝着酒。
    那锻炼得当的身材若隐若现。
    哪怕这么些年来她已看过、摸过无数次,但每次仍看得洛熙晨小脸一红,有些羞涩。
    正事要紧,现在可不是意淫师尊的时候。
    「师尊,您特地唤晨儿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晨儿去办?」
    「过来,坐。」
    君陌璃面上挂着浅笑,让人着实捉摸不透他心中所想。
    洛熙晨不明所以,只得乖顺的走到君陌璃身侧。
    君陌璃一把将她揽到自己腿上:「晨儿,这是为师今日新得的美酒,你尝尝。」
    他将酒盏递到洛熙晨手中,而洛熙晨也不疑有他,毫不犹豫一饮而尽。
    「如何?」
    「味道……有些奇特……」
    洛熙晨脸上表情五味杂陈,一言难尽。
    这酒算不上难喝,就是有股无法言喻的怪味。
    君陌璃轻笑转移话题:「对了,你这阵子上哪去了?  为师日日都找不着你。」
    「晨儿前些日子收到消息,说是温州有一盐商,他的手上有一片散落的龙脉地图残片,所以亲自去了一趟温州。奈何他死活不肯转售于我们。」
    君陌璃浅浅笑着,伸手轻抚洛熙晨的发丝:「然后呢?」
    「杀了。他的产业现在也由我们剑雨楼接手,前两日刚交接完。」
    「好一个一箭双鵰,既得了残片,又接管盐业。为师该怎么谢你才好?」
    君陌璃在她耳旁低语,轻咬她的耳垂,柔软温暖的唇瓣在洛熙晨的颈间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
    「对了。」
    君陌璃蓦然停下动作,并从怀中掏出一枚翡翠镶金圆骨镯套到洛熙晨的手腕上,手镯上还残留着君陌璃怀中的余温。
    洛熙晨看着手中的玉镯,不明所以:「这是?」
    君陌璃眉目含情,声线轻柔:「谭知府今早派人前来送了点东西孝敬为师,为师觉得这枚玉镯适合你,便先给你留下了。其余的东西都原封不动放在库房内,你得空去挑挑看有没有喜欢的,喜欢的就拿去。」
    洛熙晨眼波流转,双颊泛起一抹绯红:「谢谢师尊。」
    洛熙晨突然发觉自己体内燥热异常,情欲翻涌,这才终于察觉到刚才君陌璃给她喝的酒有猫腻。
    她纤眉轻蹙,面泛桃花:「师尊,您刚才给晨儿喝的是什么?」
    君陌璃满脸计谋得逞的坏笑:「酒啊,只不过加了几滴从西域弄来的催情药。」
    洛熙晨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故作嗔怒:「师尊你……啊……」
    君陌璃动作熟练的剥开洛熙晨的衣襟,在她雪白的胸前轻啄,随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二人坐在床边,唇舌激烈交缠,难分难舍,缱绻缠绵。
    两人激吻着相互爱抚,呼吸交织在一起,每一口呼出的气息都夹带着炽热的欲火。
    君陌璃的指尖滑过洛熙晨的肌肤,指尖所及之处传来阵阵搔痒感,洛熙晨止不住地扭动上身,小嘴呻吟不断。
    「啊啊……嗯哼……」
    君陌璃不断抓揉洛熙晨胸前饱满的软肉,见洛熙晨的小脸已是满面绯红,君陌璃起身褪去睡袍,挺翘的紫龙在洛熙晨面前一览无遗。
    君陌璃握住龙身,用龙首不断磨蹭洛熙晨的左侧乳尖,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揉捏右侧乳尖。
    「哈啊……师尊,晨儿想要……」
    许是催情药逐渐开始发挥效用,洛熙晨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火烧似的燥热难安,体内的欲望蠢蠢欲动,渴望被侵犯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她按耐不住般的伸手抓住君陌璃那硬挺的柱身,迅速往自己嘴里塞去。
    像是许久没进食的饿虎般,她紧紧含住满是青筋的柱身,快速的吸允吞吐,口中呢喃含糊不清:「……师尊……好吃……」
    君陌璃微微抬起下巴,闭上双眼,感受着那处硬挺整根被洛熙晨含进口中那温热湿濡的感觉。
    君陌璃止不住低喘:「哈啊……呵嗯……晨儿……啊……」
    洛熙晨用软舌在君陌璃的龟头上打转,又用舌尖不断刺激冠状沟和马眼,刺激得君陌璃低喘不断。

师尊,晨儿想要……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