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真的值得吗?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第415章 真的值得吗?
    “笑什么?当然是笑你进宫呀!”凤安雅笑得花枝乱颤的,几乎要站不住。
    凤清音更是气得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你们竟然敢嘲笑皇宫,这件事,我一定会禀明皇后娘娘,让娘娘给你们治罪!”
    “哎哟,我们可害怕了。”凤惜玉拉着凤安雅,一副惊慌的模样,“安雅,你说,皇后娘娘会不会真的为了凤清音,给我们治罪?”
    “当然……”
    “当然不会!”凤安雅一下打断了凤清音的话,指着凤清音一张脸,笑得更为放肆。
    “你也不看看她现在这张脸,既然是从宫里回来的,那就一定是被宫中之人所打。”
    “你看,脸上这清晰明显的五指印,一看就知道打得好狠,没把你牙齿给打废掉吧?”
    凤清音脸色巨变,立即伸手捂着自己的脸,脸上一阵红一阵绿的,几乎是瞬间万变。
    “哈哈哈,自己被打成这样,都自身难保了,竟然还说要娘娘帮她出头。”
    “就是,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还真以为太子殿下会要她。”
    “呵,我听说太子殿下喜欢的还是我们家的九儿,人家才不喜欢这个装模作样的什么第一才女。”
    “呸,第一霉女还差不多,哈哈哈……”
    凤清音捂着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庭院,关上门立即哭了起来。
    她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凤家八小姐,现在竟然沦落到这地步。
    原本所有人都认定,她一定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可现在,为什么会传出来,太子哥哥喜欢凤九儿的消息?
    为什么不过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那个废材九小姐变得这么耀眼,让所有男人追逐?
    为什么她明明是凤家最明亮的一颗星,如今却成了最卑微的一个?连那些废物都敢来欺负她!
    为什么?
    “呜……”凤清音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哭了起来,“你们为什么都欺负我?为什么?呜呜……”
    哭得那么凄凉,哭得连睡在横梁上的男人都被吵得无法继续睡下去。
    “是谁欺负你?要我帮你杀了他吗?”他翻了个身,懒洋洋看着她。
    凤清音被吓了一跳,抬头看着莫名其妙出现在屋顶横梁的男人,好不容易才回过神。
    “你什么时候来的?这次又来做什么?”
    “没饭吃,就来找你了。”男人好像对这里已经很熟悉那般,斜躺在横梁上,看着摇摇欲坠的,但却愣是没有掉下来。
    “你受伤了?”凤清音抬起手背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翻出药箱,抬头看了他一眼。
    “下来吧,哪里受了伤,我给你处理一下。”
    这温柔的模样,和她刚才面对凤安雅以及凤惜玉时,完全的差天与地。
    只是低头那一瞬,眼底一闪而逝的微亮,没人能看得见。
    男人迟疑了下,终于从横梁上轻飘飘落下,落地的时候,竟然还有一点动静,可见这次真的伤得不轻。
    他脸色很苍白,下来之后,凤清音才看得清楚。
    “怎么伤成这样?你到底怎么回事?遇到了什么事情?又来皇城做生意被人欺负了吗?”
    “你觉得我是会被人欺负的人?”男人哼了哼,脸色虽然苍白,却习惯性地清冷。
    “不像,不过,你真的受了伤,看得出伤得有点严重。”
    凤清音让他在椅子上坐下,“衣裳脱了,我看看哪里受了伤。”
    “无妨,过几日便好。”他不习惯脱衣裳,就算在她面前也一样。
    “那也吃点丹药再说,这颗药丸是过年的事情,爹爹赏给我的,一定是好东西,我都舍不得吃。”
    凤清音在一只小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递到他的面前:“吃吧,是好东西,可以助你恢复元气。”
    “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男人盯着那颗药丸,淡言问道。
    “问你也不会说,那就算了,反正你也不会害我。”凤清音嘟哝了下小嘴,似乎真的不在意。
    “快点吃下去,我不会骗你,真的是好东西,我这里最好的一颗药。”
    “你把最好的给我,你自己呢?”
    “我又不会受伤。”她浅笑。
    男人盯着那颗药丸,眼底淌过一丝及不可见的感激,他不是个感情外露的人,但,这份感激,还是被凤清音捕获到了。
    不枉她将这么名贵的药材给了他!
    “剑一。”她唤了声。
    剑一是她给他起的名字,因为他从来不说自己的名字,也不提自己是什么人。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手持长剑,又不肯说自己的名字,所以,她从此就叫他剑一。
    剑一抬头看着她,却不其然看到她脸上那个鲜红的指印。
    竟然被人打成这样,怪不得刚才进门之后,一个人坐在地上哭的可怜兮兮!
    “谁打的?”剑一脸色一沉,眼底一抹冷冽的杀气掠过。
    “没、没有谁,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凤清音才像是想起来自己脸上的巴掌印那般,立即别过脸躲过他的目光。
    剑一却将她的脸掰了回来,眉目沉下,怒火腾地燃起:“到底是谁?”
    凤清音被他吓到了,慌忙挣脱他的钳制,赶紧后退,离他远远的。
    “剑一,不要追问,那只是在为难我。”
    剑一盯着她,从一开始的激动和愤怒,渐渐平复了下来。
    终于,他握了握手上的丹药,忽然抬手丢在口中,咽了进去。
    凤清音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走到一旁倒上一杯温茶水,递到他的面前。
    “我不是故意要瞒你,可是,你知道你脾气的,你看起来又很能打的样子,我……怕你控制不住。”
    她吐了一口气,知道剑一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早就习惯了自话自说。
    “可我毕竟是凤家的八小姐,生在凤家,就得要承担起责任,我不努力,将来爷爷和爹爹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
    “剑一,你明白了?不要干涉我的事情,哪怕受点委屈,我觉得都是值得的。”
    “真的值得吗?”剑一眉心紧皱。
    凤清音弯唇一笑:“值得的,只要将来爷爷和爹爹都能过得好,一切都值得。”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