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跪在房内的女人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秦嬷嬷,你可真是提醒了本宫,你若不说,这件事情本宫已经彻底忘了。”
    皇后深吸一口气,心里总算寻回了一点希望。
    她不是一直说凤清音没用吗?现在,不仅仅她脸上的伤可以用到凤清音的血,就连珩儿也是!
    传说中,得凤女者得天下,凤女的血不仅可以治病,还能解百毒。
    现在,珩儿身中剧毒,虽然毒素已经清除了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留在身体里,御医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通过修养和药物让他体内残余的毒素慢慢淡去。
    可如果用凤女的血呢?或许,可以让他身上的毒迅速解去也不一定。
    凤清音空占着凤女的身份,受她这么多的宠爱和眷顾,也该是时候为她为珩儿做一点贡献。
    要不然,要那死丫头做什么?
    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不会医术也不能救人,更重要的是,那死丫头身为凤女,竟然得不到凤老将军的宠爱,背后一点势力都没有。
    若她不是凤女,她怎么可能愿意多看她半眼?
    “来人,让凤清音立即进宫见本宫,不得耽误!”皇后摆手道。
    “是!”
    下头的人传令去了,秦嬷嬷又看着皇后:“那,雪山上那两头雪莲兽……”
    “立即找一批高手,让他们上雪莲山寻找,将雪莲兽给本宫带回来。”
    宁可信其有!毕竟,脸已经被毁成这样,只要有一点点帮助的,都必须马上拿回来!
    ……
    白天的皇宫虽然也是守卫森严,但很明显,森严的程度远远不及夜晚。
    甚至,那些巡逻的侍卫也不过明显只是在做做样子,没人的时候,还能在路上聊起来。
    大白天的,就算真有什么贼人,也不敢这个时候过来。
    白天的巡逻,不就是形式嘛,所以,谁也没有在意。
    凤九儿和慕牧轻易就来到了煜阳殿中,掠过屋顶,九儿很快就找到了战煜珩的寝宫。
    从后院下来的时候,刚好有两批巡逻的侍卫经过,两人侧身躲在树后,往前头看去,整一排的房屋很安静,安静得连风声吹过都几乎能听到。
    “他就在后头一排的屋子里,中央最宽敞那一间。”九儿指了指远处的那排屋子。
    慕牧点点头,正要迈步,凤九儿却道:“你的发套呢?将套子套上,再把面巾蒙上。”
    “为何?”横竖是要下去见战煜珩的,何必多此一举。
    “谁说要跟你一起去见太子殿下?”凤九儿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傻不傻,他根本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半点关系,何必参一脚?
    “别跟我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些废话。”九儿又道。
    慕牧没说话,只是盯着她那双写着嫌弃光泽的脸。
    这丫头说话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却恰恰是这样,两个人相处起来,更加融洽。
    有些废话,既然是废话,确实,何必多说?
    “等会我下去见他,你藏起来不要露面,如果我那边情况不好,我们就立即逃出去,你也得负责把风。”
    她是真的不确定战煜珩是不是已经醒来,就算醒来,也不确定人家是不是真的就愿意相信自己。
    毕竟,当时房间里确实只有他们两人,虽然药是青云送来的,但青云跟在战煜珩身边十几年,战煜珩想必是不会怀疑他的。
    至于自己,她对战煜珩现在的感觉是很一般,可以的话,也许还是朋友,若是他非得要扯过去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种事,大概是连朋友都做不成。
    这样的关系,谁能确定对方一定会信任自己?他毕竟不是九皇叔和慕牧。
    如果她在下头不顺利,到时候闹翻,和慕牧逃出去,至少大家还不知道跟她在一起的是慕牧。
    这发套不戴起来,大家一看他那一头白发,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慕牧又看了她一眼,终于从袖套里将发套取出,把自己一头长发藏了起来。
    再带上侍卫的帽子,蒙上黑巾,谁还认得出这个人是他?
    倒是凤九儿看到他这一身装束,尤其是那个精心打造的发套,忽然就皱起了眉。
    “你这个一点都不像是临时做的,做了很久了吧?随时准备着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嗯。”慕牧点点头,竟然也不否认。
    九儿吐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好吧,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就如她说好了定时定候要上雪莲山见雪姑这件事,她也不能告诉别人。
    反正早就知道慕牧的身份不简单,会大晚上时常出来“溜达溜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问也罢。
    慕牧对她这点体谅,心里是感激的,不是故意想要瞒着她什么,而是,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告诉她。
    “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他道,话语虽轻,却坚定。
    “嗯。”凤九儿点点头,忽然拉了他一把,“走。”
    慕牧的轻功,对付这些侍卫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没想到,凤九儿的轻功,莫名其妙地又长进了。
    连九儿自己也没想到,刚才一路回来,随便吸一口气,屋顶这些高度是完全没有任何阻力。
    难道是之前打了皇后一掌,动了体内真气,现在,那份真气控制得越来越自如了?
    转眼间,两人来到战煜珩寝宫房间屋顶上,这个地方,藏身非常好,从下面走过的人根本看不到这个角落。
    慕牧小心翼翼掀开一块瓦片,幸好现在是阴天,并没有阳光渗入,要不然,这瓦片大白天被掀开,还不定会投下什么光线。
    下头好像跪着一个什么人,看样子,竟有几分熟悉,是个中年妇人,长得是挺美的。
    九儿眉心轻蹙,侧头看了慕牧一眼,想说什么,又怕被下头的人听到。
    战煜珩的武功修为不低,他们在屋顶上说话,只要他醒着,没准被会听到。
    九儿抓起慕牧的大掌,在他掌心里写了几个字:静妃,七公主母妃!
    七公主的母妃?现在,她跪在这里,是要给战煜珩求情吗?难道是圣上将七公主收押起来了?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