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死亡的气息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慕牧不知道在偏厅里跪了多久,回去的时候,凤九儿已经醒来,正努力想要从床上爬起。
    可惜的是,这次,石长老又点了她的穴,再加上真气逆转的时候伤了心脉,现在的她,比起之前还要脆弱。
    听到有人推门的声音,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依旧努力想要将自己支撑起。
    为了能起来,她甚至不惜动用真气,可唯一的结果,便是让自己的伤加深一层,唇角再一次溢出血丝。
    慕牧随手将房门关上,沉稳得犹如没有一丝人情味的步伐响起,让九儿不得不抬头,迎上他的目光。
    此刻他就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只是这一刻,他眼底所有她熟悉的气息,已经彻底没了。
    凤九儿也不过是淡淡看着他,没有说话,眼中也没有任何怨恨。
    纵然他骗了自己,但,她也不是没有骗他,这件事情算是扯平了。
    只是,情义,从此以后绝不会再有!
    慕牧在床边坐下,伸出手。
    “你要做什么?”凤九儿的声音依旧沙哑,想要躲开,却因为体力不支,一下子跌回到床上。
    “我要做什么?”慕牧薄唇轻扯,那抹冷笑,犹如刀子一般直入她的心脏。
    好冷!
    她从来没有见过慕牧这么冷的一面,原来当他冷情起来的时候,真的有那么几分可怕。
    慕牧依旧伸出手,长指落在她的唇边,为她拭去那一缕血丝。
    可就在凤九儿松了一口气之际,他忽然眸色一沉,大掌落在她的衣襟上,用力一挥。
    撕拉一声,九儿身上的衣裳被她撕去了大半,白皙的香肩敞露,异样的凉!
    “你……”
    “我在你心里,难道不就是这样?”慕牧忽然倾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现在,也不过是恢复了真面目罢了。”
    “你……慕牧!放开!放开我!”
    他真的在欺负她,实实在在的,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扯了下来,很快,大掌落在她的腰间,用力撕扯她最后的衣带。
    “放开我!”九儿从未试过这么慌,因为她知道,这一次慕牧是认真的!
    “为什么……放开,放开……你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那就用你的心,狠狠记住我这个人,就算是恨,至少,可以让你记一辈子!”
    他在她的肩头上,用力咬了一口。
    九儿疼得眼泪一下就溢了出来,肩头上火辣辣的,竟是被他咬破了!
    他是认真的,以最兽性的姿态,要让她彻底成为他的人!
    她放弃了挣扎,反正,根本阻止不来。
    这个仇,这一份恨,她会牢记在心里,记一辈子!
    眼角那滴泪滑下,沿着她白皙的脸,映入了他的眼帘。
    想要伸手去接住,手指才刚抬起来,便被他狠心收了回去。
    就这样吧,恨他,也不用恨他太久,恨一会会就好。
    如此,才能忘记,才能永远没有内疚不安,永远……不再想起……
    他低头,在她脖子上吻了下去,外头的脚步声如期到来:“少宫主,宫主有请。”
    凤九儿睁大一双眼睛,看着那个差点毁了她清白的男人从她身上起来。
    他只是再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开。
    直到房门被关上,九儿才抬起手,揉了揉眼角。
    没想到揉下来的,竟是一手背的眼泪。
    原来,真正害怕的时候,她也会哭,也会懦弱,也会绝望。
    是上天怜悯吗?最后那一刻,他终究是没有得逞。
    ……很快,房门再一次被推开,但这次,进门的人是夜罗刹。
    看到凤九儿依旧躺在床上,那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模样,夜罗刹便满意了。
    随手点了她的穴道,她扯来屏风上那件属于慕牧的衣袍,往她身上一盖。
    “你的九皇叔来了,现在,我带你去见他可好?”她浅笑,几乎是不用半点力气的,便将凤九儿轻松抱了起来。
    “你们……要对九皇叔做什么?”凤九儿心头一凉,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是来了。
    他们就是想利用她来对付九皇叔,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夜罗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出门之后,直接将她交给石长老。
    凤九儿抬眼望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慕牧手中那把长剑!
    恐惧和不安,如洪水一般,一瞬间将她淹没。
    “慕牧,九皇叔如今是边城百姓的希望,你伤了九皇叔,便是伤了万千百姓,你真的能狠下心吗?”
    风中,慕牧犹如一座没有温度也没有感情的雕像,屹立在夜色之下,纹丝不动。
    九儿深吸一口气,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但,劝说的话,依旧不愿意停下。
    “慕牧,我知道你心里还有百姓的存在,为了他们,求你放过九皇叔!”
    那把长剑,始终是她心尖的痛,那个梦,就像是真实发生在眼前那般,一想,便痛的心脏都要抽搐!
    慕牧终于回过头,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他举步靠近,明明还是那张脸那道身影,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不一样。
    今晚的慕牧,不管是刚才要强行占有她的残忍,还是这一刻冰冷无情的眼神,都让人觉得如此陌生。
    “是为了天下百姓,还是为了你自己?”
    他大掌一紧,套着剑鞘的长剑剑尖落在凤九儿的下巴上,将她一张脸挑了起来。
    “你放心,你是凤女,不管将来如何,我一定不会不要你。”
    “慕牧……”
    “别再跟我说什么大道理!”慕牧忽然脸色一沉,声音极冷!“当你存了背叛我的心时,你就该料想到,这辈子,我也不会再用真心待你!”
    她咬着唇,脸被他抬了起来,不得不迎上他的目光。
    可他那双深邃的眼眸,这一刻除了冰冷绝情,再没有别的。
    过去的慕牧彻底不见了,如今眼前这个慕牧,浑身的气息犹如修罗一般,处处透着死亡的味道。
    可是为什么,明明他如今冷心冷情,她却在看到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眸之时,莫名心酸,比起之前,更不好受?
    为什么,这份死亡的气息如此浓烈,浓的让人心疼?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