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原来心里一直在牵挂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拓跋岢岩被一拳乌鸦拦了拦,再看下头的时候,哪里还有那女子的身影?
    他不愿承认自己的对手是一位女子,还是那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可是,她刚才的眼神如此凌厉,分明就是这群人里的首领。
    一个小丫头!
    “给我找!”拓跋岢岩一剑将扑过来的乌鸦挥开,怒道:“传令下去,紧锁城门,连一只苍蝇都不许放出去!”
    “其他人在城内寻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本王子将他们找出来!”
    带着一个受了重伤的人,他们还能到哪里去?
    至于凤九儿他们现在究竟在哪里,其实很简单,他们还在四合院里。
    这里有他们之前留下来的东西,虽然已经被查封过,但因为当时侍卫们看着小樱桃带着孩儿离开,这四合院没有人在,大家也就不理会了。
    莲妃的尸首已经被送回宫,总得要带点什么向大王汇报,要不然孩儿没找到,人也没找到,大王会降罪的。
    邢子舟将小樱桃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看到小樱桃这惨状,又是心疼又是焦急:“九儿,你救救她,你快救救她!”
    “我知道,你先出去。”九儿回头看着乔木:“热水,要很多盆。”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我去烧水!”邢子舟立即出了门,只想让九儿快点救治小樱桃!
    小樱桃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糟糕!太让人心疼了!
    “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烟火……”
    “我用内力给你将水弄热吧。”雪姑看了小樱桃一眼,也是不忍:“否则,生活冒烟的,一定会引起周围那些人的注意。”
    “好,邢子舟你去帮雪姑,乔木,跟我一起将小樱桃的衣裳脱了。一楠!”
    “我在!”凤一楠一直守在门口,听到他们说要给小樱桃脱衣服,立即又往外头挪动了些。
    他和邢子舟不一样,谁都能看得出邢子舟和小樱桃关系不简单,就算小樱桃的身子被邢子舟看了,将来嫁给他便是。
    但,若是被他看了,这对小樱桃来说是一种羞辱和亵渎。
    “你注意一下周围的动静,随时汇报。”虽说最危险的地方也便最安全,但,总也有被发现的可能。
    更何况,拓跋岢岩聪明至极,他们能想到,没准他很快也会反应过来。
    现在他们严防的地方自然是南北两座城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谁都想赶紧离开皇都,只有离开了才真的安全。
    留在皇都,这么多人早晚是死路一条,所以,城门绝对是被看的牢牢的。
    但如果时间一长,两边城边没有任何动静,拓跋岢岩定会在皇都内展开地毯式的搜寻,找到这里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大家都出去之后,乔木协助着九儿,小心翼翼将小樱桃身上的衣裳脱下。
    “啊……”布料和血肉模糊的身体几乎已经粘在一起,衣裳稍微一动,小樱桃立即惨叫了起来。
    就是半昏迷的状态之下还能感觉到疼痛,这痛有多剧烈,可想而知。
    “九儿,这样下去绝对不成,她……她会被痛死的!”
    “从我的医药包里取出红色那瓶药粉。”凤九儿淡淡道。
    乔木一惊:“那是……曼陀罗可是毒药!”
    “但它有镇痛的作用,快拿过来。”只要分量控制的好,是可以用来暂时麻痹痛处神经的。
    小樱桃可不是什么硬汉,继续这么下去,真的会被痛到绝望而死。
    乔木没办法,只能将红瓶子的曼陀罗粉去了过来,再按照凤九儿指示倒上一杯水。
    见九儿要喂小樱桃吃药粉,乔木还是有几分不安:“这药……外用、外用不成吗?”
    吃下去,分分钟会让人精神错乱,甚至会死人的!
    九儿没有说什么,弄了一点粉末到杯子里,和水搅和在一起后,就要去喂小樱桃。
    尽管心里还是有着不安,但,九儿决定的事情,乔木最后也只会服从!
    她将小樱桃轻轻扶了起来,方便九儿给她喂药。
    以最精纯的方式提炼出来的曼陀罗粉,药性非常犀利!小樱桃服药没多久,忽然睁着眼,两眼混沌,好像意识已经不清醒了。
    “没事,别慌,她服了药现在没什么力气,不会挣扎,可以脱衣服了。”
    乔木深吸一口气,才开始动手给小樱桃脱衣裳。
    虽然小樱桃是没什么力气挣扎,但,却一直迷迷糊糊在说话。
    最后,所有的言语都只汇成了两个字:“慕牧,慕牧……慕牧……”
    九儿心头一酸,乔木无奈叹息。
    原来这丫头心里始终是那么喜欢着慕牧,可平时却完全没有任何表现,甚至还告诉九儿,她已经放弃慕牧了。
    曼陀罗可以让人的意识出现暂时的错乱,有点类似于嗑药出现幻想的模样,这个时候,人最容易将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
    有些话,有些人,小樱桃平时不敢说不敢提,可在这种时候,就再也禁不住思念了。
    “慕牧,慕牧……”
    刚走到门边的邢子舟一震,端着水盆的十指下意识收紧。
    可他只是微微怔愣了下,便推门而入,只当没有听到小樱桃在说什么。
    “九儿,热水来了,我再去弄一些。”将水盆放下,他没忍心看小樱桃现在的模样,一转身便又出了门。
    自己喜欢的姑娘心心念念想着别的男子,这是什么滋味,就算不经历也能想象。
    乔木看了九儿一眼,九儿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依旧在小心翼翼处理小樱桃身上的衣裳。
    乔木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真的不如九儿,九儿是个非常好的大夫,必要的时候,就得冷心冷情!
    因为这有这样,才能足够的冷静!
    “给我将那瓶药粉拿过来,绿色瓶子的,还有白色和黄色瓶子的药。”
    九儿确实很冷静,这种时候,只有冷静才能将事情处理好。
    “去外头买点包扎上头的轻纱回来,药房有,千万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一定会小心。”乔木颔首,立即转身出门。
    “随便再买两瓶酒。”这年头没有酒精,只能用土办法拿酒来提炼了!
    乔木什么都没问,快步出了门。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