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那梦,是真是假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北慕国第一杀手诀焰,从前是个行踪不定,四海为家的人。
    但自从半年前,诀焰想要接绝杀令刺杀太子失败之后,他竟然一直潜伏在皇城未曾离开。
    如果说,他是为了继续刺杀太子殿下,想要取得绝杀令的报酬,那也还说得过去。
    江湖上的英雄好汉,杀人要么是为了除恶,要么就是为了财。
    这年头,大侠也得赚钱吃饭,杀手为了钱杀人,无可厚非。
    但诀焰留在皇城这半年,分明就没有再刺杀过战煜珩,既然他不是为了绝杀令留在这里,那就是说,背后还有别的目的。
    能让诀焰留下来的人,要么特别厉害,要么,是个女人。
    帝无涯冷绝的长剑剑尖对准诀焰的脸:“北慕国第一杀手,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真面目,脸上这人皮面具,也该是时候取下来了。”
    “阁下脸上的面具,是不是也到了该取下来的时候?”诀焰冷笑。
    可他才刚动了下真气,胸臆间立即涌出一股血气,他眉目微沉,差点张嘴就是一口鲜血。
    今夜之前,他已经受了内伤,刚才和帝无涯接了一掌,让他血气翻腾得厉害,如今伤上加伤,根本不能使用内力。
    “你受伤了?”帝无涯眯起眼眸,原本想领教一下他的剑法,没想到他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
    能伤到诀焰的人,只怕也是不多。
    帝无涯冷哼道:“我不占你这个便宜,改日,再来领教你的第一剑。”
    前方影随风动,斑驳的树影甚至没有因为他的离开晃动半分,只是随着晚风轻摆。
    帝无涯如此深厚的内力,剑一心里清楚,就算自己没有受伤,单凭内力比试,自己也是绝对比不过。
    但若他未曾受伤,以剑招对抗帝无涯的内力,也不见得自己就一定会输。
    他只是不明白,自己跟踪的人是凤九,为何帝无涯会阻拦?
    难道,凤九也是天尊门的人?
    胸臆间那份血气依旧在翻腾,剑一一抹唇角不小心溢出的血丝,再看一眼帝无涯离开的方向。
    那空荡荡的夜空,已经没有任何属于帝无涯的气息,这人来的飘然,走得悄无声息。
    怪不得能带起整个天尊门,如此厉害的人物,江湖难见。
    他再抹一把血丝,足下轻点,瞬间隐身在夜幕之下。
    ……
    风动,似乎连她的发丝都要被袭入的晚风卷起。
    有人在轻抚她的脸,被触碰的感觉若有似无,但那让人安心的气息却一直将她笼罩。
    明明感觉到一直有人站在自己的身边,那双习惯了冰冷的眼眸此时却透着点点暖意,就这样盯着她。
    可备受注视的凤九却始终睁不开眼睛,似乎也不愿意睁开。
    他的气息很浓烈,那么让人熟悉,所以她明知道有人就在自己身边,也不愿意醒来。
    似乎怕一旦醒过来,笼罩在自己身上的气息也就消失了。
    梦境如此甜蜜,可惜,清晨总是会来临。
    凤九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除了自己并没有第二个人,昨夜那双关注的眼眸,果然是假的。
    她坐了起来,揉揉眉心,明明没有睡多久,但却因为睡得足够的深沉,今日醒来,竟然倍觉精神。
    年轻的身体就是好,十六七岁的身躯,恢复的速度确实很快,只是睡了两个时辰不到,醒来身子就舒畅了。
    从床上下来,正要出去洗漱,不料,地上一片叶子映入了眼帘。
    凤九眯起眼眸,走过去弯身将叶子捡起来。
    再看窗户,这地方离窗户如此遥远,更何况,窗台是关上的,这叶子如何能被晚风吹进来?
    昨夜的梦,难道……
    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凤九将叶子收起来,不等小樱桃来敲门,她主动将房门打开。
    “公子,你醒了?”小樱桃脸色看起来一般,似乎心情不是那么好:“帝冀和冷月又来了。”
    “上回我给帝冀治疗过,他若觉得有效果,来是必然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惊讶。
    小樱桃却撇了撇嘴:“就是那个冷月,实在是让人讨厌得很。”
    “让他们去拿号码牌便是。”凤九丢下这话,举步往后院的古井走去。
    不管有多讨厌,只要规规矩矩的,那么,他们一样是病人。
    病人,在她眼中没有任何区别。
    小樱桃知道自己感情用事,不过,那冷月是真的让人讨厌到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更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不过,对公子来说,也确实只是普通的病人。
    凤九自然是不在意这些的,今日她有半日的时间会在门诊那边,外头挂牌了,帝冀收到消息过来也无可厚非。
    不过,今日是挂牌的日子,不是临时加班,所以,特地来找她的病人也是不少。
    虽然凤九的号码牌价格不菲,但这皇城最不缺的便是有钱人。
    凤九出去的时候,大堂那边闹得动静有点大,冷月尖锐的声音隐约落入耳中:“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来自九王府,你们就这样对待九王府的贵客?”
    小樱桃根本不吃她这一套,一张冷漠面:“不管你来自哪里,在这里也不过是普通病人,先来后到,你想找我家公子看病,请去拿号码牌。”
    “你敢让我义父再次浪费时间?”冷月气极,想要动手。
    帝冀冷声道:“便去拿个号码牌吧。”
    上次过来,凤九给他的医治确实有效,他对自己这双腿也还怀有希望。
    如今凤九给他开的药用完了,自然得要过来检查一番,因为凤九说过,得要检查过才知道要不要换药。
    但如今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已经拿了号码排队,心里也是挺不爽的,虽然,他嘴上不说。
    冷月却没有那么安静,一看前头已经有十几人,她顿时就不乐意了。
    “义父,这号码牌一取,怕是半日的工夫就要过去了,王府还有这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如何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她特意将“王府”这两个字咬重,就是要让大家知道,他们现在拿到号码牌的,全都妨碍了九王府的重要事情!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