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那么信任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第763章 那么信任
    就在凤清音的唇快要碰到剑一的时候,剑一忽然眸色一沉,将她推了出去。
    凤清音差点被他推倒在地上,剑一扶了她一把,最终还是将她扶着坐回到椅子上。
    “剑一?”凤清音一脸讶异,已经靠的这么近了,他竟然还能将自己推开。
    这房间里燃着的熏香,难道没有让他冲动吗?明明,香气如此重!
    剑一后退了两步,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清醒了些。
    也不知道今夜是怎么回事,刚才好像有那么一段时间,意识有点迷糊。
    “在我没有想到办法,可以让你脱离启文帝的控制之前,我不会碰你。”
    剑一将气息收敛好,稍微运功敛神,意识便清楚了。
    他浅叹了一口气,道:“清音,你救了我的命,这辈子我都不会负你,可我不能贸然要了你,这是对你的不敬。”
    “剑一,我……”她不需要他的尊敬,她现在只是想要个男人而已!
    剑一再看她一眼,竟然一转身,就这样离开了。
    “玲珑,玲珑!”凤清音气得真想骂人,那木头,没看出来她已经想的不行了吗?
    还说什么不敬,女人哪里男人的尊敬?她们要的是他们强悍的身体!该死!好难受!
    守在外头的玲珑听到呼唤,立即闯了进来。
    内堂之后贵妃娘娘一个人在,剑一却已经不见了影踪。
    玲珑一脸疑惑,过去将窗户关了:“娘娘,怎么回事?剑一……人呢?”
    “那混蛋!那混蛋走了!”凤清音咬牙切齿的,她原本就喝了药酒,之后在剑一来之前,又在内堂点上了迷情的熏香。
    现在,双重药力之下,哪里还能扛得住?
    剑一不是很喜欢她吗?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要她?就连点了迷情的熏香都不能将他拿下,简直太羞辱人!
    “娘娘,你怎么样?”玲珑见她在椅子上摇摇欲坠,立即过去扶了她一把。
    刚接触到她的身体,玲珑就低呼了起来:“娘娘,你身上很烫!”
    “我不好受……”凤清音额头上全都是冷汗,她低喘了一口气道:“去,找两个好看的小太监回来。”
    “娘娘,小太监……小太监可没有……没有……”玲珑自然明白了她现在是什么处境。
    可是,小太监,如何能帮她?
    “那你能在后宫给本宫找个男人回来吗?”凤清音几乎是用吼的。
    玲珑吓坏了,慌忙道:“娘娘,这种话,不可大声喧哗……”
    见她脸色越来越潮红,额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玲珑也没办法了,只能点头道:“娘娘,奴婢知道怎么做了,回头,奴婢一定会清理干净。”
    “快去!”
    “是!”
    ……
    不知不觉,哑奴来天机堂已经大半个月,最近这段日子,天机堂一派安静。
    宫里也是很安静,凤九儿除了定时进宫给蒙面娘娘治腿,平日便是出门诊给病人医治,日子过得很忙碌,却也充实。
    那日哑奴伺候凤九儿用过午膳之后,被九儿拉进了寝房。
    “这碗药加了别的药引,你尝尝。”九儿将一碗刚熬好的药推到他的面前。
    “呃,呃……”哑奴这意思是,要熬药为什么不找他来动手?
    相处大半个月,九儿和哑奴的默契比从前还要足,现在,哑奴只有呃呃两声,她基本上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犹如正常人对话一样。
    “这个配方是我最新研制的,我得要自己亲自动手,连火候都得要掌握好,不能假手于人。”
    哑奴只是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将碗捧起来,也不问一句,直接就喝了。
    可是,这药刚喝下去,他眉心下意识就皱了起来,虽然包扎着的脸让人看不清楚表情,但,从那双眼眸里,就能看到他压抑的痛苦。
    “是不是很难受?咽喉很痛是吗?”凤九儿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他的脸是她亲手包扎上的,给他医治了大半个月,哑奴身上的毒素快要被清除了。
    但因为毒素长年侵害这张脸,为了能让他的真面目尽快重现,凤九儿直接在他脸上抹了自己研制的药,还包上了纱布。
    哑奴没说话,放下碗之后,十根手指头紧紧捏住掌心,额角冷汗冒出,连纱布都沾湿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哼一声。
    “你要是觉得疼,你就叫出来,有什么关系?我疼了我也会叫。”
    叫两下,也许就没那么难受了,但是这年头的男人好像都很大男人主义那般,就连哑奴都一样,明明疼得冷汗直流,就是不愿意叫出声。
    面子真有这么重要吗?
    哑奴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到了最后,直接抓住了一旁的古木椅子把手。
    也幸好这把手够坚固,要不然,以他现在抓住扶手的力量,没准会直接将把手抓下来。
    “你要是扛得住,这里还有一瓶药,也喝了。”凤九儿也不想看到他受苦,但,这药来之不易,对人体细胞有促进再生的功能,喝了,他会好起来的。
    哑奴低喘了两口气,才伸出汗湿的手,接过药瓶子,抬起头一饮而尽。
    药从咽喉滑进去,他痛的连身体都在轻轻颤抖,但他依旧只是抓住椅子把手,一声不哼。
    凤九儿站在一旁,守着他。
    哑奴对她是真的信任,刚才那碗药已经将他折磨成那样,他还可以毫不犹豫将这瓶药喝下去。
    这样的哑奴,能不让人心疼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哑奴用力一咬牙,终于站直了微弯的身躯,看着凤九儿。
    咽喉还是很疼,之前还能发出单调的声音,现在,连一点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但他一点疑惑都没有,九儿让他喝下的药,对他的身子是绝对的好,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好了,现在应该没有那么疼了吧?”九儿吁了一口气,看着他受苦,她也不好受。
    哑奴点点头,九儿又道:“来,坐下,我要给你的脸换药了。”
    哑奴依旧和以前一样,九儿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尽管,每次换脸上的药,都会让他疼得浑身绷紧,一身冷汗……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