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心心念念只有他的主子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前方,敌人越来越多。
    拓跋岢岩不敢大意,也不能留下来成为雪姑的负担。
    最终,只能跟着龙十一,带上一队人马,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雪姑一个人,带着九王爷那一百多名龙武军,死守在道上,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逃离。
    谁也没想到,就这一百多人,竟真的将他们上千人的队伍给拦下来了。
    “主子,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追不上凤九儿了。”
    副将从前线退回来,急道:“他们已经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但,我们的人还被挡在这里,完全追不上去。”
    “除了先头部队追上去百来人,后面的人马全被拦下来了。”
    将军皱着眉,他不在前线,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但,前方走了这么多人,对方不是只剩下区区百来人了吗?
    “是什么人在领军?”竟然以区区二百不到的人马,将他上千人给拦了下来!
    虽说这山涧易守难攻,但,也不至于难攻到这地步!
    “是一妇人,属下并不认识。”
    “一妇人?”简直岂有此理!一妇人怎么能领军?又如何能领着这点士兵,当下近十倍的兵力?
    “她……”
    忽然,后方士兵匆匆前来,急道:“将军,前头有一队人马,正在急速赶来,估算……至少上千人!”
    “什么?”
    “主子,恐怕是凤凰城那边的龙武军。”
    “那……怎么办?”将军吓得脸色都变了。
    这下,还真是将凤凰城的大军给惹来了。
    早就劝过城主,凤凰城离这里并不远,这次保护凤九儿的,又是九王爷留在皇城的龙武军。
    一旦有什么动静,凤凰城那边的大军必然会被惊动。
    是城主一意孤行,非要动九王爷的人。
    现在,不仅仅是将军,就连大家都心慌意乱了起来。
    谁也没想到,凤凰城的人会来的这么快!
    “主子,我们穿的并非是士兵的军服,不如……不如现在撤退,只要不落在凤凰城龙武军的手里,他们也没证据证明这事是我们做的。”
    副将心里也是焦急,若是被逮了,城主一定矢口否认是他的人。
    到时候,他们会被当成是乱臣贼子,被全数砍杀的。
    “好,撤退!”
    ……雪姑冷眼看着前头队伍慌张撤走,她策马也退了数步,对身后天机堂的人道:“等慕牧的人来了之后,告诉他们,大家分头走了,到凤凰城在集合。”
    “雪前辈……”
    “我看岩刚才似乎受了伤,我得先去找他们,等到了凤凰城,我再和你们汇合?”
    不等对方回应,她忽然一扯缰绳,将马头调转,朝密林奔去。
    但她赶往的方向,却不是拓跋岢岩离开的道路,而是,九倾和凤九儿的。
    只是,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
    ……
    乔木一路往西南而去。
    前路茫茫,这深山野林里,入夜之后连方向都分不清。
    最怕的是,继续走下去,不知道会有什么猛兽在等着他们。
    她让马儿慢慢缓了下来,回头仔细凝听了会,并没有发现任何追踪而来的动静。
    “等会找个地方,我们先歇一会,等明日再赶路。”她道。
    身后的哑奴一声不哼,竟没有半点回应。
    乔木微微皱了皱眉,想着他也许是嗓子还没有完全好,说话难受,也就没在意了。
    又策马前行了一段路,终于,看到前方有个隐秘的山洞。
    她道:“哑奴,我们今夜就在这山洞歇一晚,明日再去找九儿他们,可好?”
    她知道哑奴心里记挂着他的主子,要他夜里歇下来,本身就是一种为难。
    但,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追出去,也难以保证可以追上九儿他们。
    更何况还有这么多追兵。
    “九儿他们骑的是追风,我们是追不上的,哑奴,你先别焦急,明日一早,先去看看他们有没有留下记号,若有,便能追上了。”
    哑奴一直不说话,乔木以为他在生闷气,只好解释道。
    但,哑奴还是一句话不说,不过,他往前倾身,却压在了她的背上。
    也幸好乔木个子够高,体格也够强悍健壮,要不然,以哑奴这高大的身躯,压下来还不得将她压得从马背上掉下去?
    “哑奴?”乔木有点疑惑,回头看了眼,却不期然地,看到哑奴手臂衣袖上,全都是血迹。
    “哑奴!”她吓了一跳,扶着哑奴从马背上一跃而下。
    刚落下,便看到哑奴的肩头上,竟然插着一支冷箭!
    而他双目紧闭,分明已经晕过去了。
    该死,刚才一路过来,竟然没有发现哑奴受了伤。
    现在,旧的血迹已干涸,新的血迹还在源源不断。
    乔木皱紧了眉心,看到他这模样,莫名有几分心疼。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受了伤,但这一路上,一声不哼,恐怕是坚持到刚才她说可以停下来歇会,他才晕过去的。
    如此能忍,怪不得九儿这么喜欢他,要是她也有个这么忠诚又乖巧的随从,她也一定会对他很好很好。
    乔木收敛心神,扶着哑奴往前头山洞走去。
    马儿跟在身后,她轻轻拍了拍它的鬃毛,道:“我们今夜要在此休息,我怕那些人追来,你到附近自己去走走,找个休息的地方,明日一早,我会唤你回来。”
    都是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的马儿,她的话,马儿是能听懂的。
    果然,马儿蹭了蹭她之后,掉头就跑了。
    乔木将挡在洞口的杂草拨开,扶着昏迷不醒的哑奴进去。
    收拾出溢出干净的地方,乔木让哑奴趴在上头。
    哑奴已经醒了,微微睁开眼看着她,泛白的嘴唇微动。
    她好不容易,才听清楚了哑奴的话:“九儿……可好?”
    她心头一阵怜惜,这男子,心心念念的永远都只有他的主子。
    如此忠心的随从,到哪里去找?
    九儿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有哑奴这么好的跟班。
    “她和九倾在一起,不会有事,倒是你……”
    乔木看着他肩头上的冷箭,忽然从自己腰间取出一把短刀,沉声道:“我得要将你的伤口割开,把箭头取出来,你可能忍?”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