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毒酒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第1009章 毒酒
    “公主,请起。”安宝心疼,过去欲要将凤九儿搀扶起来。
    “父皇。”凤九儿甩开了安宝的手,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穹苍。
    “父皇,放了二皇兄,放了那个宫女。”
    凭气息,她已经确定里面受罚的人是她的二皇兄没错。
    “他们犯了罪,如何能放?”凤穹苍一脸淡漠地看着面前下跪之人。
    “父皇,我没事,那宫女也是无意的,她肚子里……父皇,请放了他们。”
    凤九儿双眸通红,热泪盈眶差点就要流下来了,她弯腰用脑袋往地面撞上去。
    “公主,不可。”安宝猛地跪下来,阻止凤九儿伤害自己。
    “二皇子罪不至死,但,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公主又何必难为陛下?”
    “安宝,那小宫女呢?她在哪?她在哪?”凤九儿很激动,激动得连声音都有几分颤抖。
    见安宝不说话,她的目光再次回到凤穹苍身上。
    “父皇,我不想再有人因为我丧命,父皇,求你,放了他们,父皇……”
    凤九儿的话还没说完,殿外两名公公急急忙忙走了进来。
    看到殿中不仅有皇上,还有跪在地上的公主,两名公公看了安宝一眼,点点头。
    安宝一拂手,两名公公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看到这一幕,凤九儿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伸出抓住安宝的手臂,她刚才还没流下来的泪水,这下不争气地淌了下来。
    “安宝,这是什么意思?你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宝为难,转身看着凤穹苍,也舍不得离开。
    凤穹苍再看了凤九儿一眼,一摆衣袖,淡淡道:“摆驾!”
    “是,陛下。”安宝恭恭敬敬地点了点头。
    里面鞭打的声音依然在传出来,凤九儿脑袋一片空白,放开了安宝。
    她真的很难想象,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可能!宫女肚子里面的小孩是父皇的孙子,他再狠心也不会对自己的孙子下手,不可能的!
    一定是自己听错了,这只是惩罚,不是赐死,她不可能死了。
    凤穹苍离开,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
    安宝看看陛下离开的身影,视线回到凤九儿身上。
    “公主,陛下不可能留下一个会给你造成威胁之人,一切都过去了,你别多想了好吗?”
    安宝站也不是,跪也不是,只能曲着身子,尽量让自己和凤九儿的高度别相差太多。
    凤九儿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着安宝。
    “安宝,你说,父皇真的将她赐死了吗?死……了吗?”
    “嗯。”安宝点点头,“赐了毒酒,留得全尸。”
    “公主,小的先行一步,你去看看二皇子,一百鞭子,我担心他受不住啊。”
    话语刚落,安宝急急忙忙离开了。
    赐了毒酒,留得全尸?
    人都死了,留得全尸又有何用?难不成还要谢主隆恩?
    凤九儿是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条活活的生命,不!一尸两命,两条人命,在如此陨落。
    父皇,为何能如此忍心?
    “公主。”剑一过去,将凤九儿在地上扶起来。
    偏殿里,依旧传了啪啪啪的声音,凤九儿握了握拳,举步走了进去。
    凤言被绑在铁架上,一个宽大的背,早已血肉模糊。
    一名强壮的侍卫,目不斜视,依然拿着鞭子,用力往凤言身上狠狠地甩下去。
    看见凤九儿进门,守在一旁的侍卫立即迎了上去。
    “公主,救救二皇子,公主。”
    此人是凤言的贴身侍卫古茗成,他何尝不想阻止这一切,可皇命不可违。
    凤言全身都沾满了鲜血,大汗淋漓,却还是能保持清醒。
    他紧咬牙关,嘴角边淌出来的血,越来越多。
    鲜血不仅流到地上,甚至飞溅到四周的墙壁上,整个场面,看起来触目惊心。
    “住手!”啪的一声鞭子甩在肉皮上的声音响起之后,凤九儿紧握双拳,举步走了过来。
    剑一紧跟其后,生怕那带刺的鞭子,会伤及这丫头。
    听见公主的话,执鞭侍卫停下来,转身看着过来之人。
    “公主。”他颔首唤了声。
    “不可再打。”凤九儿随意看了他一眼,视线再次回到凤言身上。
    “公主,这是皇上……”
    “要打,打我好了。”凤九儿打断了侍卫的话。
    站在凤言身后,看着他被打烂的背,凤九儿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
    “过来,给我二皇兄松绑,要是父皇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
    古茗成就是在等公主这句话,看了凤九儿一眼,他点点头,大步来到凤言身旁,伸出大掌,给凤言松绑。
    “公主,这是皇命,一百鞭,少一鞭也不可啊。”一位守在一旁的公公,低声提醒道。
    “现在几鞭了?”凤九儿侧头,斜睨了公公一眼。
    “这……”公公被她凌厉的目光吓得后退了半步。
    “本公主问,现在几鞭了?”凤九儿依然冷冷地盯着公公,“剩下的,都打在我身上。”
    凤九儿转身,背对着身后的侍卫,看着凤言。
    “要是不够,打够便是了。”
    她的还没完说话,剑一张开双臂,挡在他身后,看着手执长鞭的侍卫。
    侍卫看了公公一眼,公公眨了眨眸,也回视他一眼。
    “这……该是够一百鞭了……吧?”
    “莫不是皇上让你数的数?”侍卫白了公公一眼,“你说够,便是够了。”
    侍卫很冷,如同他手上沾满鲜血的鞭子一般。
    公公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在他身上收回视线,看着凤九儿。
    “公主,够……够了,方才是奴才在数数,这一百鞭子,够、够了。”
    “嗯。”凤九儿转身,有几分满意地点点头。
    “既然惩罚已经足够,我带二皇兄回去,父皇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怎么会?”公公的脸上立即堆砌出一抹笑容,“公主要带二皇子回殿吗?奴才这就去带御医过去。”
    凤九儿一甩手,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公公离开,抓着鞭子的侍卫,也颔首离开了。
    古茗成将凤言解下来,扶着他,让他在地上坐下,剑一过去,也帮忙扶了一把。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