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不再是野丫头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第1024章 不再是野丫头
    凤离的歉意,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凤九儿不是不想理会他的心情,只是,她也不好受。
    “那后来呢?爹爹为什么一直没在北慕国出现?”
    “若是我娘没死于那场战役呢?不是说没找到尸首吗?你怎么也不回去找找?”
    “还有我,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就没想过去找我?”
    凤九儿心里是真的难受,她并不觉得自己的爹爹是这么不负责的人,可她还是忍不住去责备。
    更何况,她娘真的没死,要不是娘用了计谋,自己是不是没有与爹爹相见甚至相认的机会?
    想起凤离说起自己娘子和有孩子时的模样,凤九儿心里是矛盾的。
    他明明很爱她们,可事实是,他再也没在北慕国出现。
    “他不回去,恐怕也是为了你。”不知何时,战倾城来到凤九儿身后。
    他单掌搂着她,将她固定在怀中。
    凤九儿抬眸看了战倾城一会儿,算是落实了自己的猜想。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上凤离的目光。
    “所以,一直以来你受制于凤穹苍,都是因为我?”
    “你知道他命人守在我身边,担心我受害,只能都听他的?”
    哑奴,就是最好的解释。
    不见凤离有回应,凤九儿心里更加不好受。
    “你为什么这么笨?而且,明明你才是凤子,为什么连皇位都让给了凤穹苍?”
    凤九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爹爹当年一定很威风。
    却不想,为了她,他沦落成了别人的工具。
    “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一直保持沉默的慕牧轻声道。
    “当年夜王爷是不愿意与先皇指定的女子成婚,才离家出走。”
    “想必,凤穹苍就是钻了这个空,当了皇帝,是不是?”
    凤离不需要说话,凤九儿已经在他的眼中得到了答案。
    他为了她的娘,失去了整个凤族,甚至为了她,十几年来都受制于人。
    这样的爹,很傻,也很让人心疼。
    “九儿。”剑一看了凤九儿一眼,转身往外走去,“我去看看情况。”
    战倾城握着凤九儿的小手,没让她离开。
    感觉来者的气息有几分熟悉,凤九儿没理会,抬眸看着眼前的男子。
    “九皇叔,此地不宜久留。”
    “嗯。”战倾城伸出长指,在凤九儿的眼角轻轻滑过。
    看出他心中所虑,凤九儿回给他一记安心的目光。
    “既然我不是凤穹苍的女儿,他也不会放过我,暂时,你去哪,我便去哪,不过……”
    回头看了凤离一眼,凤九儿放开了战倾城的衣袂。
    “不管去哪,我都要带上我爹,我不要再让他受委屈。”
    在凤离身旁坐下,凤九儿伸手摸了摸凤离有点凌乱的长发。
    “以后,九儿有爹爹疼,不再是野丫头。”
    凤离看着她,浅浅一笑。
    “我凤离的丫头,怎么会是野丫头?”
    凤九儿抿了抿唇,终究还是笑了,笑得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灿烂。
    夜王府的一处角落,两个不相识的人,同一时间翻墙而进。
    乔木看着眼前的男子,银枪一送,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话不应该由我来问你?”凤江瞅了她一眼,也懒得理会。
    看着无视自己离开之人,再看看不远处的厢房,乔木轻身一跃,在凤江跟前落下。
    银枪向前,乔木的脸色比刚才又沉了几分。
    “若你不报上名来,休想再往前走一步!”
    今夜的情况非常,她不敢有丝毫大意。
    要不是感受不到对方的敌意,乔木早就出手了。
    “起开!”凤江不慌不忙,向前一步,伸出长指抵在乔木的银枪尖儿上。
    “本宫不习惯与女子动武,你最好还是让开!”
    乔木本就看这个不可一世的人不顺眼,听见他自称本宫,她银枪一收一放,用力送了过去。
    皇宫里的人,除了九儿和夜王爷,其他都应该敌人。
    凤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手,而且动作如此娴熟,轻快。
    他侧身一躲,有几分惊险地躲过了乔木的银枪。
    “你是北慕国的人?”凤江没有拔剑,左右闪躲,一次次躲过乔木的攻击。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九儿,你最好别拦着,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乔木深吸一口气,暂且将自己的怒气藏起。
    她收回银枪,看着眼前的男子。
    “我不知道九儿在哪?不过,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转达。”
    乔木奉命离开的时候,夜王府是没有凤九儿的身影。
    更何况,此人是敌是友,她也不知道,当然不能多说什么。
    以乔木的身手和举止来看,凤江几乎可以肯定她是北慕国人。
    现在事关紧急,不能再耽误分秒,他也只能铤而走险,实话实说。
    “我父皇下令要追捕北慕国人,我这不是来通风报信吗?”凤江扫了乔木一眼,继续迈步往前。
    要是他没猜错,自己想要找的人真的在四皇叔的府邸。
    凤江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自己这个皇妹,九儿这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些?居然将人带到夜王府!
    “等会!”话语刚落,乔木再次挡在凤江跟前,“你在此处等候,我去去便回。”
    是敌是友还分不清,乔木依旧不想相让。
    却不想,某男没停下脚步,甚至伸手推了她一把。
    “等不及了。”凤江算是解释过,越过她继续往前。
    乔木低头看了自己被推的肩头一眼,眉心皱得很深。
    锵的一声,长长的银枪,搭在凤江的颈脖之上。
    凤江不得已停下脚步,一脸暗色。
    “还有何事要说?赶紧说完,我没……”
    “道歉!”乔木向前两步,打断了凤江的话。
    “道什么歉?”凤江对上乔木的目光,蹙了蹙眉,沉声问道。
    乔木再次低头看了自己的肩头一眼,抬眸瞪着凤江。
    “难道没人跟你提起,不是任何女人都能随便碰?”
    “抱歉!我还真没看出你是女子。”丢下一句话,凤江甩开肩上的银枪,快速向前。
    “你……”乔木用力握着银枪,连指关节处都泛白一片。
    感受到浓浓的杀气,凤江不敢再停下,在乔木愤怒之际,他已经不见了身影。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