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弱点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第1037章 弱点
    “看你身手不凡,没想到居然怕鼠。”含笑摇摇头,凤江转身去将地上的兔子拾起。
    还没等乔木有机会说话,他将兔子一抛,往她面前甩去。
    乔木一脸嫌弃地一侧声,躲开了。
    “这脏兮兮的东西,本小姐才不稀罕!”
    “我也没说要你吃,只想物归原主。”凤江微微勾了勾唇。
    看着凤江嘴角边的笑意,乔木的神色更加凝重。
    物归原主,这家伙不过是想再借机嘲笑自己罢了。
    “本小姐就是怕鼠,怎么了?难道你凤族三皇子还没有害怕的东西不成?”
    凤江对上她的目光,摇头挑眉道:“抱歉!还真没。”
    “要想吃肉,你可以随意!”他请摆了摆手。
    “可我必须提醒你,刚才的是毒鼠,毒性很强,是黑地特有的品种。”
    “它们一般时候不会离开洞穴,但,一旦闻到血腥味,它们便会结队出来觅食。”
    “你打伤了兔子,随意扔到地上,它们便来了,明白?”
    一想到刚才黑乎乎的东西,乔木又一次起了浑身鸡皮疙瘩。
    她咽了一口口水,脸色并没有很好。
    “既然林子中有不少能吃的,你也不给大家带点?天天吃肉干,兄弟们怎么能熬得了?”
    凤江那一脸“看起来熬不了的是你吧”的样子,让乔木看见了,浑身不自在。
    她是熬不住,怎么了?难道三皇子没有任何想法?
    “九儿也不喜欢吃肉干,还是你四皇叔,他身体本不好,还天天啃肉干,不容易恢复。”
    最终,乔木找了一个不错的借口。
    “你先回去,我等会带点过来。”凤江一挑眉,举步往前。
    “此处的毒鼠数以万计,你若是害怕,最好……”
    “啊……”乔木的叫声,打断了凤江的话。
    脚下一只毛茸茸黑乎乎的东西偷偷溜过,乔木一跃,跳到在自己身旁经过的男子背上。
    一瞬间,“吱吱”的声音响起。
    草地上,一波一波的毒鼠再次窜出,往乔木刚才所站的位置不远处的兔子尸体而去。
    乔木紧紧抱着凤江,甚至将脑袋埋在他的颈脖之间。
    她那颤抖的身体,和畏惧的气息,都很好地表明乔大小姐是真的很害怕鼠,非一般的害怕。
    “这当如何是好?”凤江无奈,侧头看着与自己几乎贴在一起的脸。
    “你……没说有……鼠,不是说……蛇,蝎子,蜘……蜘蛛什么的吗?为什么是毒……鼠?”
    “太……恐怖了!赶紧让它们离开,对!哨子,它们……不是怕你的哨声吗?赶紧,让它们离开再……说。”
    “兔子的尸体一日没吃完,它们都不会放弃。”凤江的声音响起,“其实也什么可怕,你……”
    “太可怕了!”乔木哆哆嗦嗦,连声音都在颤抖,“快让它们离开,要不然你带……我离开也行。”
    “你……”
    凤江的声音带着几分愉悦,算是接受了两个此刻的距离,可乔木并没有让他有说话的机会。
    “我什么我?别废话!转身,往回走,快!只要没听见声音就好,大不了……我原谅你欺负我的事情。”
    凤江挑了挑眉,伸出双手抱上某女的大腿。
    “你做什么?”乔木低喊道。
    是排斥他碰自己,可她并不敢动,生怕会掉下去。
    凤江不为所动,抱上了也没收手。
    稳定趴在自己身上的身子,他转身,举步往回。
    耳边,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依旧在萦绕,乔木唯有勉为其难地接受放在她腿上的两只掌。
    “更正一点,我可没欺负你,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子,特别是像你这种。”
    乔木默数着男子的步伐,差点就没将凤江的话给听见去。
    眼看距离差不多,她压着他的肩膀,轻轻一跃便上了树梢。
    “再见!不!再也不见!”丢下一句话,乔木转身不见了踪影。
    欠揍的家伙,什么叫做特别是像她这种女人?
    不过,这笔账,她只能稍后再算。
    该死的林子,如此多的毒鼠,她待会要怎么穿越过去?
    带着怒气和畏惧,乔木终于离开林子,回到凤九儿身旁。
    “脸红气喘的,都去干了什么坏事?”凤九儿睁开双眸,瞄了身旁的人一眼。
    乔木在她边上坐下,与她一起依靠在树干上。
    “谁有心思干坏事?而且,林子里并没有我喜欢的人。”狠狠松了一口气,乔木闭上双眸。
    凤九儿认真看了她一会儿,确实看出了不对劲。
    “意思是,要是林子里面有你看上的,你会不折手段?”
    扫了乔木一眼,凤九儿再次依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
    每说起林子,乔木便想起那些毛茸茸之物。
    想着今日必须要通过林子,她双腿发麻,哪儿还有心情开玩笑?
    等不到对方回应,凤九儿蹙了蹙眉,道:“对了,我三皇兄没什么情况吧?”
    “你呢?走得这般着急,也不打算解释一下?”
    “没事。”乔木不想承认自己惧鼠的事情,可……
    “九儿,这是唯一的路吗?今日我们必须通过这个林子?”
    乔木坐直身躯,看着身旁的人。
    凤九儿睁开双眸,对上乔木的目光,半咪了咪眸。
    “里面有什么毒蛇猛兽,是我家乔大小姐害怕的?说吧,我不笑你。”
    这般遮遮掩掩的乔木,凤九儿还是第一次看见,说没事,谁相信?
    “鼠。”乔木抿了抿唇,硬生生地挤出一个字。
    看着她僵硬的表情,凤九儿也不好意思笑。
    “意思是,你刚才就是被鼠赶出来了?”
    “算是。”乔木浅叹了一口气,依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凤江有只哨子,他一吹,鼠就乖乖让路了。”
    “等会你让他将哨子借与我,大不了,他说的什么毒兽,我给他扛了。”
    凤九儿蹙了蹙眉,依靠在树干上,与乔木肩头并着肩头。
    “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弱点,就像剑一怕蛇,你怕鼠一样,没什么不好承……”
    “那你怕什么?”乔木打断了凤九儿的话。
    乔木总觉得,要自己不知道九儿的一处弱点,太亏!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