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3章 凤族篇:乔,不见了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我为何要担心你?”冷静下来的乔木,转身,瞄了凤江一眼。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警告你!以后别跟我说乱七八糟的话!”
    她这两天是怎么了?为了一个男子哭,为了一个男子着急,为了一个男子不能自控?
    再这么下去,她就不是乔木了,而是一个怨妇,乔木最不屑的,就是怨妇这种女子。
    乔木没再说什么,举步往外,离开了房间。
    “我警告你们两个,以后别再说我喜欢他的话,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如此愚蠢之人,我一点都不喜欢!”
    “从现在开始,我守外面,这儿有什么事情,你们处理,我没这等空闲!”
    可笑!她为什么要为一个男子干着急?她可是乔木,没人能干扰她的情绪!
    乔木没回头,在凤九儿和小樱桃不解的目光之中离开了。
    “砰”的一声,门刚被打开,又被无情地摔上。
    凤九儿和小樱桃收回视线的时候,只见换了衣裳的凤江走出房间,出现在她们跟前。
    “什么情况?”小樱桃皱起了月眉。
    “不知。”凤江摇摇头,目光还锁在被关上的大门上。
    凤九儿将手中的纸,递给小樱桃。
    “按照这个药方,至少带十贴药过来,记得,先去管家那儿收账。”
    “好。”小樱桃接过药方,站起。
    她回头看看凤江,再次问道:“你和乔木怎么了?她明明很紧张你,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凤江看看小樱桃,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凤九儿。
    凤九儿站起,回头看着他,耸了耸肩:“别问我,我也不懂。”
    “大家都说女人善变,乔木却不是善变的人,她要是真的上心了,绝不会轻易放弃。”
    “也许,她只是不懂得去表达。”
    “走吧。”凤九儿举步往内房走去,“给你治疗。”
    剑一接到乔木的通知说九儿找他,他推门进来的时候,凤九儿只给他留下背影。
    紧接着,懵懵懂懂的凤江也走了进去。
    小樱桃看看他,从他身旁经过,离开了。
    厢房里,只剩下剑一一人。
    他看了那扇没关上的房门一会儿,举步走了过去。
    当天晚上,乔木一人,坐在东厢主殿的屋顶上喝酒。
    突然,有几个影子在眼前一晃,她蹙了蹙眉,扔下酒壶,站起。
    黑衣人似乎看见了乔木,不敢靠近,唯有往另一边而去。
    乔木手握龙舌银枪,一蹬脚尖,快速追了上去。
    她刚放下的酒壶,滚了几下,落到了一楼地面上,“砰”的一声,摔得粉碎。
    还在厢房里研磨药材的小樱桃,听见声音,大步跑了出来。
    “乔,乔。”她抬起脑袋,往上面张望,“乔,怎么了?”
    小樱桃不敢大意,没得到乔木的回应,她立即跑去,推开了主殿的门。
    “包先生,龙大夫,乔,不见了。”
    小樱桃跑进内房的时候,凤九儿正在给凤江针灸。
    听见声音,凤九儿站起,转身看着小樱桃:“怎么回事?”
    “乔一直都在屋顶喝酒,刚才一只酒壶掉了下来,我喊她,没回应。”小樱桃着急道。
    “走。”凤江坐起。
    “你不要命了!至少等我将银针拔出。”凤九儿回头,看着他。
    凤江再着急,也只能先躺下。
    “小樱桃,你去看看,她到底什么情况。”
    “好。”小樱桃颔首,转身跑了出去。
    凤九儿以最快的速度,将凤江身上的银针取出,两人转眼也消失在东厢的厢房里。
    剑一带消息回龙影,暂时不在包府内,要是乔木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她孤立无援。
    乔木不喝酒,凤九儿也没这么担心,但,今晚乔木似乎喝了不少酒。
    她只顾着给三皇兄治疗,也没去理会,凤九儿此刻是真的有点担心。
    凤九儿和凤江跑出去的时候,只见小樱桃站在东厢外,左右徘徊。
    “怎么样?”凤江走得比小樱桃还着急。
    “不知道。”小樱桃猛摇头,“我找不到她。”
    突然,“轰”的一声,西边的宅子传来了爆炸声,天空还升起了熊熊烈火。
    “糟了!”小樱桃瞪大双眸,转身,向西厢的方向飞奔。
    很快,她一左一右,两道身影如闪电般掠过。
    凤九儿和凤江赶到西厢的时候,西厢的厢房几乎都被大火包围,现场,一片混乱。
    “乔。”凤九儿对着大火的方向大喊了声。
    “老爷,乔和杨队长都在里面。”一位护兵,急急忙忙往回赶。
    “刚才来了几位黑衣人,杨队长跟着进去,乔先生也进去了,后来……轰的一声……”
    “老爷。”护兵的话还没说完,凤江大步往火场靠近。
    “包先生。”凤九儿也顾不了这么多,着急跟上。
    里面又传出爆炸声,在凤江要扑进去的时候,凤九儿用力拉了他一把。
    刚才凤江所站的地方,一条火光闪闪的横梁,掉了下来。
    要不是凤九儿来得及时,急红眼的凤江,刚才也不一定能躲得过。
    “老爷,不可!”护兵也跟了过来,“老爷,对方不知道用了魔术,要不然火势也不会上来如此迅速。”
    “还有几位夫人,她们在西厢留了一个厢房藏酒,想必,现在的爆炸……”
    护兵的话还没说完,里面又传来了爆炸声。
    凤江一甩大掌,将凤九儿甩开,跨过燃烧中的横梁,消失在凤九儿和护兵的视线里。
    “老爷。”护兵大喊,脚步却犹豫。
    “快去救火,快!”凤九儿推了护兵一把,跟上凤江的脚步。
    护兵猛地颔首,转身离开。
    他以为老爷是为了自己的夫人疯狂,却不想,他们老爷的心,被一个乔装打扮的女子给占据了。
    护兵跑出去的时候,管家闻声而来。
    里面响起更大的爆炸声,管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生,我的生儿,我的生儿啊!”
    刚才有护兵告诉他,杨生,他的儿子还在里面。
    管家看着熊熊大火,流着泪,双眸空洞,一片死寂。
    几个护兵扛着水靠近,根本无济于事。
    赶过来的小樱桃,几次想冲进火海,也被大火给轰出来。
    现场,哀嚎声不断,混乱得很。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