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凤族篇:报仇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七夫人,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有没有撞疼你?”
    凤九儿轻轻拍了拍七夫人的衣裳,才放开了她。
    “都是我不好,我只是想着……好奇心作祟,抱歉!七夫人。”
    七夫人变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雷府里,不少冤魂都和她有关。
    奈何她长得美,深得雷申豹宠爱,那些事情,雷申豹也不会追究。
    她时不时会离开雷府,去一个单独的老人家那一处买毒药。
    这些事情,凤九儿的人早就查过了。
    今天,这一切,说是为了全部夫人准备,事实上,就是为了七夫人准备的。
    “没事。”七夫人假装大方,摇摇头。
    “九儿妹妹,你是不是很想去牢房?”她自认为自己看出了凤九儿的心思。
    凤九儿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敛去自己的欲念,点点头。
    “可以吗?”
    “当然可以。”七夫人索性牵上了她的手。
    她没忘记,这个女子身旁,还有一名高手。
    “九儿。”七夫人牵着凤九儿转身,再凑近她几分。
    “既然乔姑娘武功这么好,你能不能让她在这里守着?”
    “你也知道,我们做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别让人知道,比较好。”
    “万一出了什么事,也容易处理,不是?”
    “出了人命也不要紧吗?”凤九儿天真地眨了眨眸。
    “没人看见,肯定不要紧的。”七夫人再次压低声线。
    “这里就数你的这位朋友武功最好,你让她留下守着,就万无一失了。”
    “那好。”凤九儿点点头,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乔木。
    “乔,你留下来看守吧,等会再带你去狩猎,好不好?小樱桃跟我进去就可以了。”
    “随便。”乔木并没反对。
    凤九儿给了她一记微笑,回头看着七夫人。
    “走吧,咱们进去看看。”
    七夫人领着凤九儿走向牢房的方向,眼底泛着了希冀的光。
    绕过一条不算短的路,再拐了一个弯,前面出现了一个断崖。
    断崖中间,有一扇大门,门口处,守了两个护兵。
    七夫人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根本没将守卫的人放在眼底。
    两名护兵,看见是几位夫人,一同面向中间,退后几步,曲起了腰。
    七夫人得意地扫了他们一眼,不屑道:“我说了,老爷最疼我了,我想去哪,便去哪。”
    她这妥妥的炫耀,凤九儿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将她们身后的人给酸了。
    大家齐刷刷地走进去,没有任何阻拦。
    “七夫人真厉害!”凤九儿在里面张望了几眼,不禁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七夫人。
    “这牢房还挺干净的,比我想象中,干净太多了。”
    “嗯。”七夫人放开了凤九儿的手,看着她,挑了挑眉。
    “妹妹,你敢不敢玩?”
    “玩。”凤九儿点点头,“我们进来不就是为了玩的吗?”
    “那好,我找一个最好玩的,给你玩玩。”七夫人得意转身,继续往里。
    “最好玩的?”凤九儿一脸不解地跟上。
    七夫人想通了,与其放那些不重要的人出来,还不如直接玩最大的。
    在这个牢房里,她唯一不敢动的人就是郎玉,这个人,老爷说了不能杀。
    要是龙九儿杀了这个人,想必,老爷再喜欢她,也不会庇护她,直接将她送出去。
    就算郎玉死不了,她将龙九儿欺负郎玉的事情,公之于众,龙九儿也难逃一死。
    七夫人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她却不知道,一切都在凤九儿的计划之中。
    “去,将郎玉带出来。”七夫人走进刑房摆了摆手。
    两个护兵,匆忙走了过来。
    “八位夫人,好!”两人异口同声喊道。
    弯腰鞠躬之后,一位护兵抬头看着七夫人:“七夫人,老爷吩咐过,郎玉不能动。”
    “我没有说动他,你们知道这位姑娘是谁吗?”七夫人白了护兵一眼,看着凤九儿。
    “九儿姑娘,是老爷的贵客,她昨日进府,老爷将整个东厢都让给她一个人了。”
    “她说想见郎玉,怎么了?不可以吗?”
    “七夫人,郎玉的身份显赫,我们还是换一个吧?免得给雷老爷带来麻烦。”
    凤九儿牵了七夫人一把,极好看的眉心皱起。
    “换什么换?你是老爷的贵客,郎玉不过是阶下囚,怎能相提并论?”
    “快!去将他带出来!去,听见没有?不将我当一回事了,是不是?”
    “是的,七夫人。”护兵没办法,只能拱手离开。
    “七妹,郎玉不能动啊。”大夫人往前,来到七夫人身旁。
    “大姐,我没有说下毒手,就是玩玩。”七夫人摆了摆手。
    “老爷这么讨厌郎玉,我治治他,说不定,老爷还会奖励我。”
    “九儿,你别怕!这个郎玉之前害了包镭一家,老爷不杀他,他都要感恩了。”
    “我们治治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来!”
    凤九儿轻皱了皱眉,转身,往后,来到小樱桃身旁。
    “九儿,坐一会儿。”小樱桃拉来一张椅子。
    凤九儿点点头,坐下。
    “七夫人,这里的一切,我不太熟悉,你先玩一会儿。”
    接下来,看戏就好!
    “好啊。”七夫人也无所谓。
    她,并不着急。
    很快,四名护兵推着囚车过来。
    囚车上,坐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衣裳是新换的,看不出身上的伤,但他露出来的皮肤,几乎没一个地方是完整的。
    男子坐在被做成椅子形状的囚车里,全身被绑,耷拉着头。
    这离凤九儿上回见郎玉,也没多少天的时间,没想到他变成了这个模样。
    不过,凤九儿才不会有心思去可怜一个凶残至极的人。
    “郎玉,你死了吗?”七夫人看着囚车上的男子,冷声道。
    “给他淋点盐水,看他死了没?”
    “不要!”听见又要被淋盐水,郎玉才抬起了脑袋。
    那凌乱的长发之下,一张脸,苍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
    “醒来了?”七夫人盯着他,挑了挑眉。
    “郎玉,你这样子,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了别人。”
    “你抬眸看看,这是谁?”七夫人又回头看了凤九儿一眼。
    “这是老爷的贵客,她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给包镭一家报仇!”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