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 凤族篇:唯有一死

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凤九儿侧头看着被伺候的乔大小姐,蹙了蹙眉:“谁?”
    “杨生。”乔木丢出二字,张口就能喝上茶水。
    “在战俘中,一直低着头,不知道看见我没。”
    “杨生也在这些人里面?”凤九儿有几分惊讶。
    她的视线落在凤江身上,继续说道:“三哥,我们是不是能劝降?”
    “杨生,我也不能确定。”凤江轻摇头。
    凤九儿收回视线,看着自己的男人。
    “阿九,你觉得呢?”
    “切勿妇人之仁。”帝无涯揉了揉凤九儿的脑袋,“此事,由你三哥负责,不需要你操心。”
    凤九儿对上他的目光,抿了抿唇。
    “杨生,我们都认识,我想见见他?”
    不等帝无涯有回应,凤九儿回头看着乔木。
    “乔木,等会你出去的时候,麻烦让人带杨生去我的帐篷,我有事……”
    “不可!”
    “不可!”
    两道不同的声音,在帐篷中响起,一个是帝无涯,一个是剑一。
    乔木左右看看两个俊美的男人,无奈摇摇头。
    “美色,害人啊!”
    凤九儿眯眼看着她,说道:“要不送到你和我三哥的帐篷也行。”
    夜深人静,送一个男子去她的帐篷,似乎也不妥。
    凤九儿转移视线的时候,赔上了一脸的微笑。
    “阿九,剑一,你们放心!这不是有我三哥,三嫂在吗?”
    “杨生跟了三哥半年了,人不坏,我就想看看他怎么想的。”
    “要是他愿意改邪归正,也没什么不好,这小子挺好的。”
    “我陪你去。”剑一丢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凤九儿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在生气。
    不过,她身旁的人还在生气,她是真实感受得到。
    凤九儿给了一记微笑剑一,收回视线,侧身,抬眸看着帝无涯。
    “阿九,没事的,我就见见他。”
    “你也不想一下子将这些人全杀了,是不是?抓了战俘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劝降吗?”
    “是。”帝无涯盯着自己的女人,“杨生是何人?居然能得你如何评价?”
    凤九儿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终于知道,九皇叔后面的气,为何而来。
    咳……九皇叔,你能别这么轻易吃醋吗?
    “能人善用,我和阿九都是看重人才之人,不是吗?”
    为了等会能好好吃饭,凤九儿挽上了她男人的手臂,依靠在他身旁。
    “阿九,你别生气了,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辈子,我有你还不够吗?是你对自己没自信,还是对我没信心?”
    帝无涯看了这双圆溜溜的眼睛一会儿,伸出另一条手臂,将她压在自己怀中。
    “以后,别用这种眼神,放在其他男人身上!”
    腹黑王爷说完这句话之后,还不忘扫了剑一一眼。
    他可没忘,那天晚上的事情。
    居然有他在,他的丫头还说起其他男人,甚至还用了欣赏的目光。
    凤九儿沿着帝无涯的目光,看向剑一。
    她眨了眨眸,不知道九皇叔怎么就对剑一有意见了,剑一说什么了吗?
    九皇叔的心,真难懂。
    “给你们送晚膳来了。”邢子舟掀开帘子。
    两个兄弟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邢子舟还不会理会这么多,径直走到小樱桃身旁。
    “想我了吗?”他刚坐在,便牵上了小樱桃的手。
    小樱桃差点没被她吓着,她怎么会想到这家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找死!”小樱桃瞪了邢子舟一眼,在他掌中,抽回自己的手。
    “没事,大家不也是这样。”邢子舟含笑看看不远处的两对准夫妻。
    兄弟放下膳食离开,大家开始用膳。
    晚膳之后,另一个帐篷里,凤九儿,乔木,还有剑一在里面等候。
    很快,两个兄弟押着一名带着手链和脚链的战俘,走了进去。
    再次见杨生,一点生气都没有,给人有行尸走肉的感觉。
    “坐吧。”凤九儿摆了摆手。
    一兄弟,给杨生送上了椅子。
    杨生抬眸看了凤九儿一眼,在椅子上坐下。
    凤九儿摆了摆手,两名兄弟离开。
    杨生坐下之后,又低垂了脑袋。
    帐篷里很安静,几乎没有一丝的声音。
    凤九儿也不着急,她一动不动地坐在,看向杨生,没再说什么。
    直到杨生自己扛不住这一份异样的安宁,抬眸看着凤九儿。
    “找我来,有何事?”
    “这个时候找你来,你不应该很清楚吗?”凤九儿反问道。
    “别浪费时间了,我不会降服的。”杨生丢出一句话,再次低垂了脑袋。
    “是因为你爹,还有你娘,都在郦城,是吗?”凤九儿轻声问道。
    杨生听见自己在意的人,又一次抬眸。
    但,他哪怕是在看着凤九儿,还是双目无神,那双眼睛,就像没有焦距一般。
    “你明知道雷申豹的手段,你也不赞成他的做事方法,你为何还要为你卖力?”
    凤九儿拿起茶杯,轻轻捏了捏。
    “杨生,你今年十九,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有自己的见解。”
    “你不能因为你爹一直跟随雷申豹,就将自己的人生都赔在一个无血的人身上。”
    “弃车保帅,是有这种说法,但,我一直不赞成。”
    “我的兄弟,我一个都不会放弃,更何况是七千人?七千条活活的性命?”
    凤九儿喝了一杯茶,放下了杯子。
    “杨生,你知道你本性不坏,才会选择单独见你,你的人生还可以很长,不是吗?”
    “据我的兄弟看见的,你明明可以进城,却还是可以为了自己的兄弟,冒险离开。”
    “雷申豹进城之后,让人关闭城门,你们当时,是不是都很绝望?”
    “当时城门外的事情,你比我还清楚。”
    “几千兄弟都在哀嚎,雷申豹是聋子吗?不!他不仅嗓子大,耳朵还灵得很。”
    “他就这么无情,这么冷血地抛弃了你们,你们心里真没有半点恨?”
    “别说了!”杨生打断凤九儿的话,浅叹了一口气。
    他,再次毫无生气地低垂了脑袋。
    “我可以不忠,但不能不孝。”
    “我父母还在雷申豹手中,唯有一死,我,才能保全他们的性命。”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