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柜子里的纸条以及约战,以及涂改液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作者:灰宅

第十八章 柜子里的纸条以及约战,以及涂改液

      两个女生的聊天话题很快就从那个越狱犯的身上略过,跳转到了“学校里的校草都有哪些”这种八卦味儿极正的话题上,哪怕是之前那个展现出知性气质的女生也积极参与了讨论之中。
    因为车辆又到了一站,人流涌入将隼人挤到了靠近车辆后部的位置,他没能听清两名女生接下来的谈话,只能隐约听见几个熟悉的人名,比如“海马君”,比如“小林同学”,甚至还有“城之内”的名字。
    不过隼人并没有在八卦话题上集中太久的注意力,而是皱起了眉头,开始尽可能回忆自己脑海中前世看过的《游戏王》漫画的记忆。
    他隐约记得,在漫画版中有出现过一个持枪杀过人的越狱犯,在离开了监狱以后他逃到了童实野市,并且还将杏子作为了人质劫持。当然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有惊无险,另一个游戏通过“游戏”的方式救出了杏子,越狱犯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隼人有些记不太清那个越狱犯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将杏子劫持的了,只能隐约记得他在劫持了杏子之后要了很多的吃的和酒水香烟。因为最后越狱犯的结局就是用香烟引燃了酒水自燃,所以隼人印象深刻。
    “只能寄希望于,我这只多出来的蝴蝶不会带来更多的蝴蝶效应吧。”说到底,隼人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这个原本不存在的变数会不会改变原有的剧情,万一那个越狱犯想着先杀鸡儆猴再另外劫持一个人、就把杏子给杀了,那可就不太妙了。
    可隼人也清楚,自己只是个对打牌有些许擅长的普通高中生,对付一下之前那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导演一行人还好,越狱犯什么的超出了他的应对能力,更别提他还有枪。叹了口气,隼人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目光移向了窗外。
    因为时间还早,乘坐公交车的一路上只是有些拥挤、并没有出现上班早高峰时最讨厌的堵车现象,很快的,车辆就开到了童实野高中的校门口。
    刚一跳下汽车,隼人就看见了站在校门口、一脸不情愿的本田。
    没有看见本田隼人还想不起来,之前因为殴打了那个导演一顿,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证据,但城之内和本田还是受到了处罚。本田的处罚内容就是每天早上都得跟风纪委员们一起在校门口站岗,这迫使他不得不早早就赶到学校。
    不过比起城之内的处罚,本田的还算是轻的,因为童实野高中的校规其实管得相当宽松,哪怕是像游戏一样顶着一头奇奇怪怪的头发大摇大摆地走进校门也不会有人阻拦。如果不是宽松的校规的话,学校里的那些不良学生也不会那么多了。
    也是因为不良学生太过放肆,所以城之内的处罚才是最严重的。他必须在放学以后留下来帮助清洁人员清理学校里的厕所,那些厕所里多的是不良们留下了的烟蒂和乱丢的垃圾。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学校里的厕所数量并不是太多,而且清洁工阿姨会负责女生厕所的部分。
    走进教学楼,隼人找到了自己的鞋柜,就要取出里面的鞋子,可打开鞋柜一看,却发现自己的鞋子上面还放着一张纸。
    “所以这帮家伙都喜欢留纸条通知别人吗?”同时吐槽着把儿子丢下去找老公的母亲小林堇、以及眼前这张纸条的主人,隼人换上了室内鞋,一边走向教室,一边展开了纸条阅读起来——
    【小林隼人,你这可恶的家伙
    明明我已经警告了你无数次,给我离野坂远一点了
    你居然还敢靠近她!
    听说你这家伙也玩决斗怪兽是吧?
    今天午休的时间,带上你的卡组给我来教学楼的天台!
    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注定击败你的(涂改痕迹)大爷】
    “哎~因为放学后归还相机的事情、结果被人家约战了?”本田看着隼人展示出来的纸条,一脸微妙的表情。明明是自己不好意思去找“小丝带”来着,结果隼人却被误会了?这算什么意思嘛,难不成我在纸条的主人眼中、威胁没有隼人来得高吗?
    带着如此的想法,本田不由得打量了隼人一眼,然后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可恶,隼人这个家伙,确实是个十足的帅哥啊。
    隼人的面庞有如希腊众神般像是刀劈斧凿出来似的,端正的五官挑不出哪怕一丝的毛病,那双金色的瞳孔魄力十足,黑色的头发凌乱不羁,而翘起那一撮呆毛又将其凌厉的气势略微削减,反倒增添了一丝俏皮。
    也正是因为这出众到高不可攀的外貌,之前的隼人在学校里根本没有多少朋友。女生被其他女生牵制以免被人捷足先登,男生又对其嫉妒。可即便如此,在童实野高中私底下流传的“最想跟他谈恋爱”排行榜里,小林隼人与海马濑人的名字同时并列榜首。
    “你要去赴约吗,隼人君?”课间时间可以自由活动,此刻小伙伴们一同聚集在了位置在教室正中央的游戏的课桌旁。看了两眼纸条了解情况,游戏向隼人询问道。
    “其他情况还好说,那个塞纸条的家伙可是发出了决斗邀请啊,这让我怎么拒绝呢?”隼人无所谓地摊摊手,明明才早上第一节课下课,他心里却已经在渴望着午休时间的到来了。自己的卡组自与游戏的决斗后又出现了变化,对于一个免费的送上门的对手,自己可是相当期待啊。
    “这个家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留下,我怀疑他会做些不光彩的手脚,要不让你还是别去了吧,隼人。”城之内凭借自己的经验分析道,现在的他决斗怪兽的实力还不够强,但论起约架然后被人偷袭的经验,哪怕包括本田在内他也敢说,
    ??没人
    ??比我
    ??更懂
    ?被偷袭
    “真正的决斗者可不能临阵脱逃啊。”随意将某位天才物理学家的名言剽窃,隼人没有改变想法,只不过城之内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留了个心眼,他认真地拍了拍本田和城之内的肩膀,“我还是打算赴约,不过如果对方要是输了不认账,到时候可就拜托你们俩咯~”
    “放心地交给我们吧!”

第十八章 柜子里的纸条以及约战,以及涂改液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