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的怪兽在哭泣,为了不让它哭,我要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作者:灰宅

第四章 你的怪兽在哭泣,为了不让它哭,我要

      因为之前刚刚才决斗过一场的缘故,这一场与蕾贝卡的决斗暗游戏并未现身代打,而是躲在【千年积木】里omo着游戏的决斗。
    蕾贝卡所使用的战术相当奇怪——不断召唤【三眼怪】【黑森林的女巫】这种卡片送死,然后从卡组里检索怪兽卡加入手牌之中,接着就是在场上召唤了三只有着3000点守备力大屁股的【千年盾】。
    饶是游戏,一时半会儿也没能理解她的操作意义何在。他甚至有些开始怀疑蕾贝卡是不是也跟自己爷爷一样、是使用【艾克佐迪亚】卡组的。倒是场外的武藤双六,越是看着场内的决斗流程,既视感就越是强烈。
    而这份既视感,一直持续到蕾贝卡为自己场上的两只【千年盾】各自装备了一张【磁力指环】、构筑出无法攻击的防御后,召唤出了【加农炮兵】为止。
    “那、那bo是!”双六一脸震惊地从座位上站起,“蕾贝卡,你的全名该不会是———”
    “蕾贝卡·霍普金斯,没错哟,这就是我的全名,双六武藤。”虽然站在决斗台上,但是蕾贝卡早就注意到了来到决斗台边的双六老爷子,“我的爷爷,就是被你偷走了【青眼白龙】卡片的亚瑟·霍普金斯!”
    “不远万里来到日本,我就是为了替爷爷报仇、夺回【青眼白龙】的卡片而来的!”
    “蕾贝卡,其实……”看着眼神中满是仇视的蕾贝卡,双六想要解释什么,但她哪里听得进去?
    “哼,反正只是些狡辩的话而已,谁会相信你啊!”蕾贝卡气势昂扬地从手牌中再度召唤出了【黑森林的女巫】,“要想说服我,先用决斗击败我再说!”
    “发动我场上的【加农炮兵】的效果,将【黑森林的女巫】送入墓地,给你造成500点伤害!”
    毫无怜悯之情,蕾贝卡将自己场上的怪兽作为了祭品、填装进了【加农炮兵】之中,“轰”的一响,一发炮弹轻易越过了游戏场上的【黑魔导】,直接削去了他500点的基本分。
    【游戏:4000→3500lp】
    “先是封锁攻击,然后解放怪兽削减血量,然后利用被送入墓地时能触发效果的怪兽从卡组里检索卡片。这就是你的战术吗,蕾贝卡!”游戏皱起眉头,“你的怪兽在哭泣啊!”
    “哼,决斗怪兽又没有痛觉。”
    蕾贝卡对于自己的行为不以为意。在她看来,只要能赢就好,在决斗之中怪兽卡被如何对待根本无所谓。
    这种态度,游戏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基斯、贝卡斯,难道说美国流的决斗者都是这个调调?
    然后,游戏就在隼人无语的目光中,召唤出了无敌的【弹射龟】,用【洗脑】把蕾贝卡的【千年盾】牛了过来解放,成功破解了蕾贝卡的攻击封锁。
    至于另外一只【千年盾】,虽然高达3000点的大屁股确实很厚,但是游戏反手就套了张【魔术咒文书】出来。那本内容神秘、【黑魔导少女】看了脸红的魔法书,【黑魔导】翻开后却面无表情,只是攻击力提升到了3200点,一棍子砸烂了【千年盾】。
    转眼之间,蕾贝卡构筑出来的削血阵容就被游戏轻松破解了,这让她颇为恼怒。而同时,双六老爷子依旧没有放弃说服蕾贝卡的想法,只是,她依旧无法听进去。
    “从刚刚开始就吵死了,双六武藤!”蕾贝卡对着场外的双六老爷子怒目而视,“没错,我爷爷他确实因为对考古的独特见解没有得到大众的理解,但你也只是个普通的同事而已!”
    “只是这种普通的关系,怎么可能能让爷爷他把【青眼白龙】那样的卡片交给你!所以,肯定是你偷去的没错!”
    蕾贝卡说着,从卡组里抽出了卡片:“我要赢,我只需要胜利,其他的东西全都无所谓!”
    “发动魔法卡,【审判轰炸机】!舍弃五张手卡,然后破坏场上所有的怪兽!”
    发动了一张自带堆墓效果的【黑洞】,蕾贝卡成功地将场地上的怪兽一口气清空,而作为代价的是,她将手牌中的五张怪兽送入墓地,只剩下了一张手牌了。
    “然后,我要召唤【影食尸鬼】酱,它可以根据墓地里的怪兽卡片数量提升攻击力!”得意地召唤出了最后一只怪兽,蕾贝卡笑着说道,“我墓地里怪兽的数量是十一只,【影食尸鬼】的攻击力将因此上升到2700点,我赢定了!”
    【游戏:3500→800lp】
    游戏叹了口气,看向蕾贝卡:“也就是说,至今为止你都是为了提升【影食尸鬼】的攻击力才不断将怪兽送入墓地的吗?”
    “哼哼,现在发现太晚了,游戏武藤!”
    “不是那样的,蕾贝卡......决斗怪兽,最重要的是相信卡片的心,”游戏从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只是为了提升怪兽的攻击力、不断把卡片送入墓地,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
    隼人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游戏:‘为什么我突然感觉,这货是在暗示我?’
    “你这家伙,是白痴吗?决斗就是决斗,才不需要什么heart,只要能拿到胜利,那就是真正的决斗者!”蕾贝卡不耐烦地挥挥手,“我对你的废话没有兴趣,想说教我的话就等战胜我之后再说!”
    接下来,游戏发动了他刚刚抽到的【光之护封剑】,拖延了蕾贝卡的攻势,也不发动其他卡片,只是用【死者苏生】复活了【黑魔导】后,不断地抽卡而已,仿佛自己的卡组中有什么致胜的卡片一般。
    “哼,利用【光之护封剑】封锁攻击、然后等待卡片翻盘吗?木大木大木大,我的【影食尸鬼】酱是无敌哒,这个回合结束之后,你就要迎来败北的结局了,游戏武藤!”
    杏子有些担忧地看着游戏:“游戏他,能抽到他所等待的那张卡吗?”
    “一定可以的,毕竟是游戏啊。”城之内坚定地说道,“不要输给那个臭屁的小鬼啊,游戏!”
    在加油声中,游戏抽出了一张卡片。但在抽出卡片后,他却并未将其加入手卡,而是看了场外的双六爷爷一眼。爷孙默契的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其余几人意外的目光中,游戏将刚刚抽出的卡片放回到了卡组上:“我认输。”
    “认、认输?!”
    “是的。蕾贝卡,你赢了。”面带微笑,游戏看着对面决斗台上、激动地跳起来的蕾贝卡说道。
    蕾贝卡得到了游戏的确认,异常兴奋,决斗台才刚刚回到原本的位置,她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跑到了双六老爷子的面前,一脸傲然地伸出了手:“胜利者是我,我赢了游戏武藤了!所以,赶紧把【青眼白龙】交出来,小偷双六武藤!”
    双六老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苦笑着从衣兜里取出了一个匣子打开,露出了他所珍藏的【青眼】。只不过——
    “这、这是!【青眼白龙】被撕破了!明明是爷爷最珍视的卡片!”蕾贝卡的拳头猛地握紧,玩具小熊“terry”的脖子都快要被她勒断了,“难怪,难怪你一开始并不打算还给我!”
    “不是这样的,蕾贝卡酱。”双六脸上也有些尴尬。老友托付给自己的宝贵的卡片变成了这样,自己也说不出什么狡辩的借口,“其实,我刚才就想还你的......”
    “狡辩!借口!”蕾贝卡很是生气,“如果我不是决斗的胜利者的话,你打算一直瞒下去的吧!”
    “不是这样哦,蕾贝卡。”一个声音从蕾贝卡身后传来,“胜利的人,其实是游戏君哦。”
    “哈?”蕾贝卡不满地回过头,想看看是哪个白痴在乱讲话。游戏可是已经主动投降了,胜利者怎么看都是她才对。可回过头,她却傻眼了:“爷、爷爷?!”

第四章 你的怪兽在哭泣,为了不让它哭,我要

- 肉书屋 https://www.roushuwu2.com